• Aug 21 Tue 2007 01:50
  • 糖果

當初送貝貝出去,那家人送了一袋糖來,媽媽說那是種回禮。
雖然現在貝貝被退貨,不過糖早就吃掉了。
我吃的是跳跳糖。

很多人擁有同樣的童年記憶,玩過相同的遊戲,愛吃同樣的糖果。
跳跳糖很讚,圖片這種有附棒棒糖,跟以前吃的不一樣。
以前的跳跳糖很單純,一整包的小碎糖,撕開後直接往嘴裡倒,馬上傳出嗶嗶剝剝的聲音,口腔彷彿出現小型煙火。
過癮。
現在不知上哪買?


幼稚園的時候,外公給我一個Tweety Pez,按一下頭會跳一顆硬糖出來的低能玩具。
那很有可能是我生命中第一個有品牌、國外來的、可以玩又可以吃的高級兒童奢侈品。
雖然後來去了北美生活,隨便走進一家糖果店,總是有滿坑滿谷的Pez Dispenser映入眼簾,什麼維尼啦、獅子王啦、星際大戰啦....都比不上我那隻鵝黃色,臉上髒髒的Tweety Pez。

在本人快樂的童年,我家最常吃到兩種糖果,一是鐵桶裝的「瑞士糖」。


瑞士糖(sugus)真的是瑞士品牌,以前家裡長年有一整桶。
又高又大的鐵桶,掀開上面扁扁的圓蓋,一顆顆七彩的小方形,給孩子們很多樂趣。
記得瑞士糖應該有各種不同的口味,就連包裝都有好多顏色,我喜歡橘子跟葡萄。
水果軟糖對於孩子有極大的吸引力。
大人吃法是一顆顆剝開慢慢吃,孩子們則是一把一把吃,like there's no tomorrow。
瑞士糖有點黏牙,彩色的繽紛的淡淡水果香,令人回味無窮,捨不得刷牙。
如果當時你看到小孩拿出一顆瑞士糖,慢條斯理地把糖紙拆下,很輕柔地將糖放到舌頭中間含著,閉起眼睛,帶著微笑。
表示他家瑞士糖鐵罐快空了,不然哪會那麼依依不捨地吃。
Linda說她小時候會等媽媽睡著,去鐵桶偷抓一把瑞士糖,躲在房裡慢慢享受。如此吃法,沒滿口爛牙真是前輩子燒好香。
吃剩的彩色糖紙就塞到床墊底下,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小孩真是單純...)
結果過年前大掃除,媽媽床墊一翻開,天女散花似的糖紙滿地飄,年還沒過,先一頓好打。


另外一種居家常備糖果是,Almond Roca。
第一次吃到是不知道哪個親戚朋友從美國帶回來的,那時還小,看到這種從沒見過的舶來品,眼睛一下亮起來。
Almond Roca秀氣多了,通通裝在小鐵罐裡,每一顆都被金色鋁箔緊緊包裹,貴氣得不得了,裡頭的糖果浸過巧克力醬,外頭灑上滿滿杏仁碎,糖心又甜又香,一吃就停不了,是令人非常有罪惡感的品牌。
長大之後,仍舊沒買罐裝Almond Roca,實在太奢侈了。住加拿大時,經過卡片禮品店,發覺裡頭有得賣小包裝,一包兩三個,吃完算數,滿足口慾又對得起自己。
回到台灣,去到家樂福,經過糖果區,我簡直要發瘋。
Almond Roca滿坑滿谷,什麼size都有,就是沒有小巧包。
好失望。

年紀更小的時候喜歡冬瓜糖。
半透明帶點丁點翠綠灑上糖霜的冬瓜糖,只有農曆春節在爺爺家才有得吃。
我只記得長形冬瓜糖很有嚼勁,糖果盤一打開看到雪白一片,大過年的,每個孩子人手捏起一根,吃在嘴裡,甜在心裡。

過年的糖果盤裡除了冬瓜糖,還有莫名其妙亂七八糟的糖果。
掬水軒情人糖,吃到最後有怪異的「仿」巧克力味道出現,通常裝在心型上面有「囍」字樣的紅色塑膠盒裡。
水果軟糖,一層米紙包裹著半透明的軟糖,咬下去只感到甜膩,卡在喉嚨裡久久不散,並不好吃,可是放在盤裡亮晶晶,煞是好看。
夾心酸梅糖,最受歡迎! 金黃麥芽糖裡有顆酸梅,又酸又甜,連大人都愛吃!

我依稀還記得一種糖,夜市裡打彈珠打輸拿「安慰獎」才吃得到,叫做「白雪公主泡泡糖」。
公主不愧是公主,綿綿柔柔的,入口即化,帶股清香。
可惜那種東西現在找不到,連安平老街賣復刻古早零食的舖子都沒得賣。
白雪公主可能跟七矮人跑了,泡泡糖停產,讓人蠻有點失落感。

除了白雪公主泡泡糖,口香糖當時也是很受歡迎的玩意兒,因為只能嚼,不能吞。
(可是,莫名其妙的,沒多久不知道哪個笨蛋廠商,出了一款口香糖,可以吞。名字就叫「你可吞」口香糖。果然消聲匿跡...)
我最喜歡芝蘭口香糖,因為有好多顏色,氣味好聞,又不貴。後來在美國買到迷你芝蘭,一顆顆如綠豆般大小,什麼顏色都有,倒出一把握在手中,很樂!
青箭因為是薄荷的,比較屬於大人口味,我當孩子的時候,壓根不吃青箭,可是黃箭白箭卻蠻好吃的。還記得當時箭牌的電視廣告,一定有個女生追著某種交通工具,半天追不到,臉就垮下來。一旁的男生便拿著口香糖去安慰一下,兩個就變成好朋友了,而且其中必有一位是老外。
現在的青箭廣告,拍得很新潮,包裝也很精美,防潮,又可以重複封口。一包五片的那種,只剩下路上捧著籃子沿街兜售的孤單老人或是殘障人士在賣,有時還是仿的,外觀做得很像,吃起來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時光飛逝,漸漸的,我發現小時候吃的包米紙軟糖、冬瓜糖、南棗核桃糕,都不見了,全都換成乖乖桶、hello kitty桶。
逢年過節,心裡可是失落的緊。
老好森永牛奶糖還在,依舊是黃色紙盒包裝。人家森永也很發憤圖強,努力研發新口味,什麼黑糖的、草莓的。
我仍是喜歡原味。

創作者介紹

kungPOWchicken

sweetco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芭娜娜
  • 怀念的童年糖果

    引用:
    吃不完的糖纸塞到床垫下....

    有怪异的仿巧克力味出现....

    ******************************
    我想起我家的尼可,给她吃的骨头或食物,吃不完或者不想吃,就塞到厨房地板的空隙或者她的小睡垫上,看来小孩子和小狗也有一些共通处呢!瑞士糖我喜欢吃绿色包装的,是不是柠檬口味的?

    是呀那种人工合成的巧克力味真让人受不了!看在包装漂亮的分上,就不会太在意她的味道好不好了。还有那种吃喜酒会有的橘子汁包装得很像香吉士,那个味道也是怪得不得了,看在吃喜洒的快乐气氛上,大家也就不计较它的滋味了。

    现在年纪稍长,喜欢吃软糖,很多牌子都有点化学合成的味道,我找到一家糖做得晶莹剔透,味道又好的,心情烦燥时,吃一点,心情就好多了。
  • 我家的狗也會
    一整個狗窩都是他藏的東西
    不定期清還不行呢
    太髒了~

    sweetcody 於 2007/08/27 02:1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