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禮拜很忙。
還發生了一些事情。
南方影展,看了七部片,幾乎每個都很喜歡,可是沒有時間寫。
在穿梭電影之間,碰上一件事情。
今年五月,于絹拜託我po上Yami的認養公告。
可惜Yami一直一直一直一直,都沒能送出去。
于絹自己有三隻狗,一隻老瑪叫阿布,一隻膽子很小但是身材高大的米克斯叫Cola。
還有一隻鎮日興奮得要死,可是有時候會犯癲癇的米格魯,叫阿嚕米。
加上這隻鄰居棄養Yami,于絹忙得焦頭爛額。
(迷信的怕養兩隻狗會"哭"的人看這邊:養四隻狗的于絹目前也沒有很明顯的:成大"器"啊! 不要再迷信下去了!)
去了幾次送養大會,都no luck。
多了一隻狗要打預防針、看病、吃藥,漸漸的,于絹有點力不從心。
所以她把Yami送到獸醫那,租了一個小櫥窗,每天展示在路人面前,希望有被領養的機會。
並且于絹寫信給中國時報寵物版,希望能夠Po一下Yami供認養的新聞。
果然,刊登的隔天,很多人打電話來要Yami。
有的說,他找這種狗這種花色很久了,他馬上就要!
有人說,你這種花色的狗一定沒人要吧,沒關係,我專門養人家不養的狗,這種花色我這兒有好多隻!
有人說,我家不能養狗了,可是我真的覺得yami很可愛很可愛很可愛,我雖不能養,卻一定要打電話跟你說一下!

然後,Yami死了。
靠!
Yami從小流浪習慣,不愛吃狗飼料,老是趁人不注意跑去亂吃。
終於吃壞身體,腎功能衰竭,就在獸醫查出病因,叫了藥品要來醫她;就在報紙披露了她流浪的身世然後很多人準備要愛她的時候。
她死了!!!!
歐,我嘔死了。
欣慰的是,Yami跟于絹在一起的時候,是快樂的,是開心的。
接著我用貝貝剩下的基金,把Yami的帳單付掉了。(帳單拍照後上傳)
我很生氣,卻一點也使不上力,有時世界就是這樣,讓人抓狂。

 


另外一件事情,跟我沒有什麼切身的關係,卻也著實讓人震驚了一整晚。

          │
          │
          │     ────
       長│    │老闆│
       吧│     ────
          │
          │────────
             短 吧

有一天去酒吧,長吧坐了一群男生,都是認識的熟客,其中還包括我老弟。
因為長吧客滿,我便一人坐在短吧,老闆則在兩吧台間。
那群男生一邊喝一邊虧老弟不知道什麼,就是類似「上次那個A小姐不是不錯嗎,你不是有跟人家搭訕嗎~」
「對啊,她是我在這邊第一個搭訕的女生耶...」之類的,討論起一個女生。
虧著虧著,老闆講話了:「麥擱講啊,人已經去作仙啊。」
整條長吧的人,愣住,有的嘴裡含著一口啤酒,有的正在吞嚥中差點噎到,有人目瞪口呆不知該做何反應。

A小姐跟我們大家都不熟,可是見過幾次面,很年輕很健談很開朗。
此刻大家對著空氣舉杯,當然是先道歉,說不好意思剛剛只是開玩笑,不知者不罪。
這才三三兩兩聊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
「我前幾天才剛見到她捏。」
「惋惜啦...能說什麼...」
過沒多久,大家舉杯,又敬了她一次。
就在這個moment,獨自坐在短吧的我,身後並沒有其他人,右耳卻聽到一個短暫的、輕巧的、開心的聲音。
不是笑聲,也不是話語,不是音樂聲。
不是屬於那個環境的聲音。
是一個聽起來心情很好的女生的聲音。
我心想:「啊!妳在這兒嗎!大家跟妳不熟可是都覺得妳是一個好女孩。聽到了嗎?妳開心嗎!?」
一點害怕的感覺也沒有。
(通常我是一點感覺也沒有的人,所以也有可能是我幻聽。)
一整個晚上,我們這群坐在吧台旁的朋友們,心裡都亂悶一把的。
「人生實在太無常。」老闆說
「想做什麼事情就去做吧! 這樣以後才不會後悔 .......
...........  可是不要超出自己的能力範圍蛤!」
「你是說不要為了想幹嘛就幹嘛結果把卡都刷爆嗎~?」
哈....

 


今天風很大,因為這個世界快要毀滅了,所以在這涼涼的秋末,台灣竟然要來颱風。
風大到頭都快被吹掉了,老闆在晚飯後打電話來,說:「我們就用記者 L 登在某報的文章來當一篇序文就好了,明天妳就把那篇傳給她,讓她看看,我已經跟她說過了。」
我心想,禮拜二我沒有要幫你上班捏。
「我只有圖檔,當初有把剪報掃進電腦,可是我沒有文字檔喔,文字檔就還要看圖打字起來。你懂我的意思嗎?」
老闆是電腦白癡,根本不知道我在講什麼。
「不然明後天啦,明天沒空的話,後天妳拿剪報給我看。」
其實就是希望明天就拿給他看。
「喔。」心裡有點小不爽。

今天早晨,台南已經飄下毛毛雨,中午去老闆家幫他跑郵局繳費、劃撥....等等等。
摩托車底濺滿雨水,所以停到老闆家門口白色地磚時,黑水不斷的從機車底座滴下。
老闆見狀,問:「你的摩托車怎麼了,會漏油嗎?」
「漏油?」我看了看地磚。「那是髒啊,那就是髒水啊! 下了雨都會這樣啊,每次下雨來你家都會滴髒水啊。」
「你確定不是漏油?」他一臉很介意的樣子,一直瞄著那攤髒水。懷疑的眼神一直望著我。
「沒有啊,就是髒啊,尤其摩托車底下,很髒的。一下雨就會滴黑水」我一臉天真的回答他。
去他的,每次下雨他家門口的白地磚都讓我的車子滴得一塌糊塗 ,都是貼心的菲傭把地沖乾淨的。
怎麼,是以為我要為了玷汙你家潔白的地磚而感到萬分愧疚嗎?
呵,金歹勢,一點也不! 呵呵呵呵。
有種叫我停到紅磚道上啊,有種跟我明講你家門口很乾淨,骯髒滴黑水的機車不要停咩!
弄髒你家門口地磚又怎樣。
那麼嫌棄的話,不然買台BMW給我上下班咩,就不會弄髒你家地磚啦,又體面。
騎車離開的時候我心想:「你們還不是叫菲傭下來洗地板。水管沖一沖而已,有那麼委屈嗎?」
希望老闆鼻子摸著,自己洗地啦。
雖然為了生活,所以不得不替你們這種澳高尚的人工作,可是絕不會因此,就讓你們扭曲或是改變我的價值觀。
看到你們一擲千金不愛惜資源,卻處處跟外傭斤斤計較的生活,便更加堅持我每天帶保溫杯泡普洱茶上班的習慣。
還有,我不會因為你們家「小公主」書包很重,就自動幫她把書扛到三樓。
書很重沒錯,「小公主」可以說:Cody請幫我拿書包好嗎? 我萬分願意!
就算菲傭每天下午等在門口幫忙提書包,也不代表那就是理所當然!
為什麼一個小學三年級的小女生,就會趾高氣昂指使傭人? 搞什麼!

就是因為每天接觸到的,都是這樣的人,所以我提醒自己一定要明辨是非,要讓自己的腦子保持清醒,要堅持自己的信念。
好嚴肅!
Anyway,今早的這個機車的moment,真是,爽~

可是,接下來的雨越下越大,風越刮越強。
我不想明天還要冒著強風豪雨進辦公室 (更何況週二不是我的上班日!)
所以半夜一點多的時候,開著媽媽的車回到工作的地方,想把剪報找出來。
到了之後,我把辦公室窗戶打開,開了幾盞燈,一邊翻剪報。
翻著翻著,想說上個洗手間吧。
一邊在廁所,一邊聽到門口有人不斷想要打開門的聲音。
嚇死人!
後來想想,其實是因為外頭風很大,空氣對流的關係,把緊閉的辦公室木門吹的轟隆轟隆響。
趕緊把剪報找到,燈關一關,快跑!
半夜空無一人,放著白色石膏像的辦公室,好‧恐‧怖...

創作者介紹

kungPOWchicken

sweetco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