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口人】

【河口人】Fishermen in the City

導演:洪淳修 Hong Chun-Xiu
紀錄類 / 台灣 /
2006 / 62min 
影片簡介:有一個村子,在岸上就看得見台北101,順著潮水就能直通台灣海峽。河海交會的先天條件,滋養了這個百年漁村,但城市與海洋間的矛盾位置,讓河口人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文明造就了城市光鮮的樣貌,卻混淆了河口人對河流的想像,阿公回味著爽口的赤翅仔,爸爸則對烏魚的油味作噁,而孫子卻想把河邊撿來的死魚放生……。 


本來是要寫心得啦,啊可是今天粉累了...
有空再來補充啦,因為我覺得河口人這部紀錄片的拍攝手法超貼近人群,帶給我的震撼超大,甚至大過綠的海平線那些當少年兵的阿公。
不過裡面有一些幹譙的台語我聽了覺得又新奇但是又不知道怎麼解釋。
S說,那應該是很粗很粗很不好聽的罵人話,可是我很想知道到底怎麼解。
以下↓

幹拎大姨→ 心想:挖!原來大姨也可以這樣用,是不是所有女性親屬的稱謂都可以用上去啊?表姊、表妹、堂姐、堂妹、姑姑、阿姨....
台灣社會女人真沒地位啊! 為什麼沒有「幹拎老爸」?
幹拎肚禮→ 這句喔...我一點也猜不出來,跟肚臍眼有關嗎?

還是以上兩句都是自己發明的,誰都聽不懂?
請會講高深台語的大德們幫我解惑。
我相信會這樣講一定是有理由的嘛!!
哎呀 我好好奇啊!!!        11/23/06


說出心得以前,我要說,我不是覺得台北人討厭,不過我真的很不喜歡台北的某些事情,我甚至非常討厭台北。但這些都是我個人的觀點,如果說得你不高興不舒服,先給你道個歉。

就如電影介紹,在抬頭就望見101的地方,竟然有個充滿濃濃下港味的漁村,一家數代都在這裡出生長大,不過我只記得老爸、大伯,但是搞不清楚哪個是老二哪個是老三,所以就讓我用隨便亂編的次序把心得講一下吧。
我對台北超不熟的,這一家人就住在靠近關渡紅樹林保護區的淡水河邊吧?要是沒拍到101,我會以為是台南還是嘉義的海邊咧。
反正這個以前可以捕野生鰻魚苗、烏魚、採文蛤而且可以過得不錯的一家人,討生活越來越難。
一開始,老大先到河邊單車道旁的田裡,很有經驗的用個小勾就勾到一隻嚇死人大的螃蟹,導演問他:「這甘好呷?」「好呷嘎哭爸喔!金正好呷嘎哭爸
可是以前這些魚蝦蟹隨便撿可以撿一桶,現在千方百計用勾的,還只能勾一隻。
接下來就拍他去河裡討生活的真實情形,當他駕船駛過關渡大橋底,我嚇一大跳,這真的跟台北市很接近很接近耶,這個漁村平常都躲哪裡啊?
老大用一個鐵耙子耙河底,耙一百遍看可不可以耙到一小半水桶的文蛤。
淡水河採沙嚴重,污染也嚴重,文蛤都變得黑漆漆的,很醜,很不健康。
到了烏魚季,以前的烏魚可以迴游到烏來,現在水污染掉了,一個晚上撒網撒半天,也捕不到二十隻。碰到沒經驗的副手,烏魚摔出網的時候把肚子摔壞了,烏魚卵三小路用也沒,老大氣得幹幹聲罵。
到了撈野生鰻魚苗的季節,一件漁網丟下去,多數會撈到一堆垃圾塑膠袋寶特瓶,他得在漆黑中開著小電筒用小紙卡把透明如吻仔魚的鰻苗從垃圾堆一隻隻分出來,搞得天翻地覆眼冒金星,才~12隻;還好野生鰻魚算得上是高經濟價值魚類,12隻可賣得2000塊。不過想想,一年只有很短時間可以捕到這些魚貨,其他時間怎麼辦?只能去做粗工;何況老大說現在他年紀漸大,連粗工都開始難找。
這時影片講到每年淡水河的疏濬工程,而且疏濬工程,什麼是疏濬工程呢?說出來你會笑死,怎麼有那麼愚蠢的辦事方法咧?
就是先把水裡的爛泥挖起來,放到船上,帶到上游去倒掉,然後再被河水沖回來。
這有沒有蠢?!
倒回來的爛泥不但把所有的文蛤都悶死,還把漁民吃飯的傢伙─漁網,一併壓在水裡;要不就是泥巴把漁網都塞住,水穿不過漁網,網子就變很重,重到拉不起來。
拉不起來怎麼辦?就直接送給淡水河啊!
導演問:「這一件漁網多少? 「八千」
我聽到嚇死,要是多丟幾件還得了!都是艱苦人,賺的都是辛苦錢,哪禁得起這樣搞啊

接著拍到老爸。
老爸小時候根本沒有機會受教育,沒有錢當然就是出來賺錢養家啊,選擇捕魚是因為靠海吃飯比較快活啦。不過現在老了,大字不識一個,東西南北路牌搞不清楚,去醫院看個病都還要媳婦帶,所以結論就是,在現今這個社會,只有讀書才能出脫。
不過他轉過身來又開始抱怨:「唉現在抓到的魚真的素質很差,要是換到以前,根本就是丟回水裡,那麼難吃的魚怎麼吃啊。」
老二很感嘆的說,以前靠水吃飯收入就很不錯,就算養五個小老婆都綽綽有餘,現在咧,連一個家都養不起。雖然討生活如此辛苦,他跟老婆還是一定會讓下一代學習跟那五分鐘就到的繁華台北市裡,一般小朋友都會學到的課程;因為小朋友以後沒得捕魚了,世界上似乎只有讀書才是王道。

老三一直說自己不會講話,口條不好,其實他才是幫漁民喉舌,爭取權利的狠角色。我記得他的意思應該是說政府發包廠商疏濬,結果廠商先把沙子挖走,讓給建設公司蓋美麗的房子→這可以賣錢;底下淤積的泥土挖起來→挖土要錢,納稅人付的錢;船開到上游把土倒掉→倒土也要一筆錢,仍舊是納稅人埋單
簡單說來就是沙子都被挖走賣錢,廢土有清跟沒清一樣,裡頭的情形亂七八糟,便宜了一堆莫名其妙廠商,卻重重傷害了原本就靠這條河吃飯的小老百姓。後來老三拍照蒐證,跟市府槓上,幫這班連吃飯的漁網都被廢土壓沉的漁民拿到了一些些賠償,所以基本上這些辛苦的漁民對馬英九是很不爽的。片子裡穿插一些馬英九介紹單車道,在舞台上跟民眾一起倒數跨年的畫面,看起來真是刺眼,整個人一把火從肚子裡燒上頭頂。

也許有人會說,大都市的蓬勃發展,傳統的漁業也許就是會慢慢的被犧牲掉嘛。
沒錯。
可我看完這部片就是對台北市一整個很不爽啊,尤其那個無聊的101,根本就是想要當世界第一高的虛榮心作祟咩!世界第一高有什麼好爭的?放眼世界,現在哪個先進國家會蓋這種無聊的東西啊? 我到現在101連進去大門都沒去過,一點也不會想去。
還有那些規劃美美的單車道→明明就是蓋給中產階級騎的,窮小孩哪有那個閒錢去騎單車啊? 就如片中河口漁民的小孩,他們都在發臭的河邊奔跑嬉戲,撿死魚放生啊!101的年終倒數煙花→漂亮是漂亮,可我覺得虛榮空洞得緊;還有乾淨高尚充滿中產階級味道的街道,都讓我非常不以為然。
單車道固然好,美麗的行道樹固然好,節節高升的房地產固然好,但是台北市的氣氛就是中產階級到完全的讓我不舒服寒毛直豎。
101
有什麼了不起?那個建築物一開始在蓋的時候,我就覺得很無聊,幹嘛去蓋這種比高的大樓?進駐的不是高級超市、高級時裝店就是高級「英文」書店,都市裡澳高尚的中產階級就是踩著「河口人」這種艱苦人的背脊在過日子,還在那邊覺得自己比較高級比較有水準。說不定哪天哪個中產階級家族騎在單車道上碰到捕魚老大罵:「幹拎娘」,就會把孩子耳朵矇起來,說:「不要學,那是沒有水準的人在講的話。」
什麼是討厭的中產階級?  舉個例來講好了,今年初晚上還在餐廳打工賺旅費的時候,碰到那種帶著菲傭來吃飯,操中文口音很重的英文,看到孩子在地上玩小草泥巴就說:「Angel, no! No Touch! That is dirty!」的高級父母親。當然小孩也全程操英文,一家人在路邊海產攤給我英文會話起來了,讓人聽得很想把手上的酸辣蝦鍋整盆淋在他們頭上。
還有,頭家一年級的小孫女動不動就用英文跟菲傭說:「You go back to the Philippines.」我聽了也超火大的,從小就那麼澳高尚,我相信這種女生如果是我同學,一定就是敵對看不順眼的那種。

!想到都不舒服。
我是一個很藍的人,我家裡的人都藍得要死。可是看完河口人,我對馬英九超不爽的。我不爽不是因為淡水河沒整好,因為整治一條河不是幾年就可以搞定的,他也沒那麼大能耐,況且他後面四年根本沒在做什麼事情。
我不滿的是,生活越來越苦,環境越來越差的中低階層的人們,對於馬英九/政府好像透明的一樣。
該照顧的沒照顧到,然後整個城市弄得像新加坡那樣的「高級」。
!我想吐!
其實應該說我討厭那些自以為高級有水平有知識的澳高尚中產階級啦。
如果台南有一天變成一個充滿自以為高級的中產階級城市,請哪位好心的大德送我去深山裡的療養院,因為到時我應該已經精神耗弱,或者爆血管中風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weetcody 的頭像
sweetcody

kungPOWchicken

sweetco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