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腸粉,後面是弟弟的雲吞撈

劉又撈(牛肉撈麵)

烘底蛋治。在台灣,烘底是天經地義的事啊!為什麼茶餐廳烘底要加錢?
反正沒有找到答案,我也不問了


奶茶~ 旁邊是我的環保筷,用來偷襲腸粉跟撈麵用的
香港多不用免洗筷,很高興我的環保筷派不上用場!

第二天,慢條斯理的起床梳洗,想到樓下隨便找間茶餐廳醫肚子。行經一片小店,只見煮麵爐頭前的玻璃一片霧濛濛,蒸氣噗噗噗的不停冒出,馬上就覺得這裡所有的食物新鮮熱辣,便決定坐下吃飯。
媽媽超喜歡吃腸粉,不過點菜的時候,不知道是太久沒點還是要吃到喜歡的東西太緊張:「一碟粉腸。
媽,粉腸是罵人的,腸粉!!!
砂礫是無麵不歡,叫了劉又撈(牛肉撈麵啦)。弟弟叫的是雲吞撈,用的是蛋麵,對,這個台灣沒得吃。
可是待會中午又要吃飯,我還是吃少點好了,點了個蛋治,烘底,外加凍奶茶。
叫完抬起頭才看到牆壁上寫著:豉油王炒麵!
這曾經是我最喜歡吃的東西,用醬油銀芽炒麵,加上各家秘製的辣椒油或是XO醬,完全彈牙惹味,一早就把自己的胃吃得辣呼呼的。過癮!
但是,點都點完了,烘底蛋治我也很愛,算了。
吃完早飯就去化學舖子找阿姨,下午Simon放工後要帶我們去買Wii

香港地方小,很多商店小小間,跟台灣的廁所一般小。每次見他們把整個小空間塞滿滿,縮在裡頭工作,重點是客人也是源源不絕一同塞得不亦樂乎,簡直不可思議。
不會鬱悶嗎?不嫌擠嗎?想必大多數人都已經習慣了吧? 從香港回到台灣,總是給我一種「泱泱大國」的錯覺。
與這些小店相比,化學舖子簡直就是旗鑑店的size! 


舖子前有個櫃檯,前面有很寬的人行道

牆壁上有五顏六色的顏料,不知幹麻用的。後面還有一大片長廊,堆著貨品,不過沒拍。

從舖子望出去,有兩間唐樓,其中有間正整修。
我特別喜歡左邊那棟,三樓還有個露台的,那裡看起來樓頂夠高,欄杆也美,如果真有這樣的地方,我會在天花板上裝個吊扇,大熱天吊扇在頭頂晃啊晃的,切開大西瓜吃,順便擺幾盆盆栽,最好種個什麼爬藤絲瓜之類的,從一樓攀上樓頂,一整房子的綠跟涼爽,還真不錯。
加上這個區域又有很多好吃的街邊小食。
我說的巴基斯坦薄餅舖,就在附近。那次吃的是咖哩薯仔薄餅,新鮮,夠辣,而且真的很燙,吃過一次之後念念不忘,無奈今次再度拜訪實在有太多其他東西得吃,只能放棄。


就是左邊那棟三樓的的露台,深得我心



巷底有個白袍中東人,就是那一間啦!舖子很乾淨。
仔細瞧,還看得到一個大個兒做沙發上大吃,旁邊有個大電扇,風扇一開,大風得簡直連頭都可以吹掉。

不過我看其他高頭大馬的中東客坐下吃,倒也挺涼爽的。

時光飛逝,一眨眼,午飯時間到。
大阿姨出去轉一圈,兩手提滿滿回來。
! 妳想食的街邊小食!
有酥皮蛋塔、煎釀三寶跟街邊燒賣!
很多人不敢吃青椒跟茄子,不過這兩樣是我的最愛,尤其煎釀之後。青椒的銷路超好,大家圍過來一人刺一塊,很快銷光光。
街邊燒賣賣相看起來很好,就是魚漿用燒賣皮包起來蒸,家家口味不同;到底怎樣才算好吃,朋友說跟店家調的豉油有很大的關係。基本上每家有獨門的調法,聽說用很多支不同的豉油用不同比例,才能調出甜而不膩的好口味,有沒有加糖當時也沒問清楚。
不過我吃過的魚肉燒賣不夠多,不夠了解,畢竟不是從小吃到大的零食,只知道誰給我吃街邊燒賣配金蘭醬油我就殺誰
!


其實這家口味並不特別,不過解了我的饞,心裡已經萬分滿足

青椒鑲鯪魚肉(應該有參麵粉吧),煎熟,可以沾豉油,不過配著黃芥末也很好吃 
吃完燒賣煎釀三寶,很飽了,所以只跟阿姨分了一個酥皮蛋塔。
剛出爐的蛋塔熱呼呼軟綿綿,咕嚕滑下喉嚨,很滿足。
然後阿姨又從一個蛋捲盒裡拿出一樣古怪的東西,說是他朋友炸的,要吃才拿出來,不然被風吹個幾分鐘,一下就不脆了,難吃。
一朵花大約巴掌大,不會太甜,很鬆脆,能夠配壺熱茶更是享受。不過還是不知道這一朵朵的花,到底是啥?


這就是我說的一朵朵的花,後面那個水壺也很老了

吃完小食,舖子差不多收工,令人振奮的時刻來臨。
去買Wii!



試機 
其實買wii很快,只是大家貪玩,而且一試試了三台(幫朋友帶兩台),試玩網球像在打溫布頓,簡直玩瘋了。
漸漸身邊來了一堆人圍觀,Simon叫我打,我說:哎呀太多人看,會害羞
提著三台wii回旅館放好,接下來要去逛街。

我受朋友之託去Zara買她女兒的童裝,又聽說海港城有Zara,附近又是星光大道,便快樂的出發了。
沒想到碰上張國榮忌日,那裡擺了幾個舞台,有很多Fans忘情地上台唱他的歌,大螢幕上放的是他演唱會的片段,哥哥俊俏的樣子還有台上的熱歌熱舞歷歷在目,看得人心酸酸,不知有多少人在那天同聲一哭。
一邊拍照,一邊聽到他的歌聲從耳邊飄過,痾~ 眼睛濕濕的。
我很喜歡張國榮,當年他竟然跳樓自殺,讓人難過得要死,沒想到一下子五年過去。


長得美又怎樣,他命不好! 早早跳樓死了!


徘徊在張國榮海報前的Fans

夕陽

遊客如織星光大道,很多人跟李小龍合拍,我就把觀光客拍下來

一邊拍一邊走,走得滿身大汗,還走錯方向,離目的地越來越遠。找人問路,好不容易進了海港城,竟然沒找著Zara,還在裡頭像鬼打牆一樣,繞了兩個鐘出不來!
我真的對百貨公司很沒輒!
弟弟妹妹都餓了(聽起來好像貧困家庭,家有幼兒嗷嗷待哺),就算已經非常接近與媽媽阿姨叔叔們集合的晚飯時間,還是決定要打牙祭。
找了大快活茶餐廳,人太多沒位子。
找了日本定食店,份量太大,一下吃飽了會被大人們識破。
結果在海港城正門出口附近,找到間茶餐廳,沒滿!
每個人點了一個套餐,又是公仔麵又是餃子的。
還不是一樣,吃太飽....


X.O.
醬炒出前一丁,辣辣的讓人很有食慾,給五顆星

西洋菜餃子麵,我特意留下了一半的麵沒吃,晚飯還是吃不下。西洋菜餃子皮薄菜多,我很滿意。
台灣不知哪買西洋菜?以前我外婆都會買回來煲湯

砂礫的咖哩三寶。她對蘿蔔也是其中一寶很不滿,蘿蔔算是蔬菜,寶什麼寶!

小食之後馬上趕去餐廳跟阿姨們會合,這餐是肥auntie請。
結果我什麼也吃不下,倒是不停喝酒。
大家都喝high了,每個人都是臉紅紅的,我弟也是。
坐他對面的肥auntie這時開口了:「這個XX,坐在我對面,整晚臉紅紅眼瞇瞇的對我笑,看得我春心蕩漾~
弟:「啊,肥auntie,千萬不要誤會,不要誤會。
整張桌子笑翻,一高興,又舉杯,咕嚕咕嚕一人又灌一杯紅酒下肚。
~ 這些人真的很愛喝捏。
本來打算就算不吃,也要把菜色拍起來。結果看到一盤活跳蝦,血淋淋的用竹籤一隻隻穿過(是看不到血啦),撐直,下鍋之後就不會縮得太厲害。
我實在沒辦法看蝦子在桌面上扭啊扭卻遲遲不下鍋的樣子。
ㄟ,威利,把他們弄死吧,這樣很慘。
好啊!
結果這個死威利拿起一隻蝦子像拿著棒錘一樣,猛往桌上敲,說是要把牠敲昏。
實在看不下去...
因此,什麼胃口也沒了,什麼也都沒拍。
只拍到領班把沾料捧上桌大家一擁而上的樣子。
沾料跟台灣火鍋店差不多,薑蔥蒜辣椒香菜醬油陳醋麻油樣樣具全,還多一味X.O.醬。
X.O.
醬可以搭配清淡火鍋,要是配沙茶火鍋,整個味道就太over了,膩得緊,連舉筷都不想。
還好我們一大圍叫了上湯、沙茶、番茄火鍋,有濃重有清爽,大夥看起來吃得挺高興。
即便沒有吃到魂牽夢縈的小肥羊,砂礫說她應該吃了一整頭牛,也算是值回票價啦! 


打邊爐,尖東德興火鍋
火鍋完後,大人回酒店房間喝啤酒聊天,我們這些「小孩」去逛廟街,又吃了甜點。
! 被神豬附身,又吃了!
不就是一個糖水罷了,那天香港又熱又悶,一碗冰涼的綠豆沙加奶澆下去,整個人舒暢不少,難怪店裡總是八成滿,客似雲來。
第二天就在不斷的進食中度過,所以偶爾打打Wii是很重要的! 至少可以流流汗。
回來站上體重計,數字沒有不斷竄升,真是神明保佑!
艷陽天歌座,聽起來超懷舊。應該是類似台灣的紅包場吧


我愛死這橙色招牌!

綠豆沙加奶,不會太甜,而且冰鎮透心涼! 雖然他們還加了一些不知道什麼草進去一起煲,爛爛的還帶有一些枝葉,看起來很像小孩挫青屎。不過很好入口,吃起來非常之freshing~ 大力推薦!

耶穌在廟街,非常妙~

一邊是耶穌,一邊是麻將館,還耍樂呢!
註:要看Hong Kong 2007, Day 2按這裡

創作者介紹

kungPOWchicken

sweetco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蘇
  • csi錯亂

    是怎麼回事!!?
    我居然同時間看到老何和好葛
    (中文是這樣翻的嗎?)
    這是哪一集啊?
    我以為我在看Miami
    怎麼出現一堆Las Vegas的人啊
    我還以為我把Warrick記錯邊了...
    想說我也太不入戲了...

    還有啊我也想吃粉腸
    (oops,我說了什麼)
    粉腸腸粉傻傻分不清楚..
  • cody
  • 那是從LV把Miami帶出來的一集喔!
    那時候凱薩琳對老何的印象蠻好的
    妳應該上維基百科
    把所有的CSI出場第一集租回來看
    我就是這樣
    還蠻過癮的
  • 蛋治
  • 粉腸也是食物. 是豬腸的其中一種(還是該叫一段?), 我想台灣不是這樣叫吧?
    烘底一向是要加錢, 因為香港基本款的蛋治是就麵包塗牛油夾蛋. 我比較喜歡基本款的.
    (奇怪的是牛肉撈麵, 用白麵?! 是個人選擇吧?)
    說是煎釀, 其實是炸的. 魚肉中, 不對, 該說是粉團中有摻入魚肉吧? ;P
    魚肉燒賣...沒有用很多支豉油調配吧? (總覺得沒有那麼認真...)
    蛋塔一定要酥皮, 吃餅皮, 不如吃creme brulee加曲奇餅吧~
    那一朵花叫糖環.
    咖哩三寶, 蘿蔔是寶啊~ 不過這不入味白色的不算.
    綠豆沙中的, 是臭草.
  • 久沒來這兒 都沒看到留言
    晚回了sorry

    對啊 我知道
    吃火鍋的時候可以叫粉腸
    可是我覺得粉腸更適合罵人
    條粉腸XXX 好好笑...
    條"茂利"(是這樣寫嗎)
    我也覺得好好笑..

    至於那臭草
    朋友也告訴我了
    說煮了就不臭
    這東西去哪找啊
    我好像從沒看過

    sweetcody 於 2007/10/30 20:3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