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忘記這是千里眼還是順風耳...

這是他的背面 

又不是表演騎孤輪,只不過就是騎著車子轉個彎,而且那個彎我已經走過一萬次,結果就在考試前一天,摔車了!當時真覺得有點莫名其妙,手煞車與卡其褲糾纏在一起,怎麼也站不起來。看著我摔下去的機車騎士幫忙把車子扶起來:「有沒有怎樣?
其實我很想回那位好心的騎士:「啊幫我看看褲子有沒有破?這條是我最喜歡的褲子說~」不過我只回了:「沒事沒事!
望著柏油路,除了一小塊像水費表般的鐵蓋,什麼也沒有,到底有什麼東西可以讓人滑倒咧? 還是我卡陰?

回到畫室,左膝蓋開始隱隱作痛。原來好像少掉了一層皮,傷口沒有血,只是不斷冒著水,黏搭搭的,我媽說那叫淋巴液。
王八蛋咧!痛死人了!

然後,就要考試啦。
晚上讀到半夜兩點多,回家洗澡準備準備,睡了一小時,又要爬起來到兵工廠停車場集合,搭工會的車子去高雄考場。本以為在車上可以打個盹,結果後面兩位小姐聊得很開心,也沒機會補眠說。
這個無聊的國家考試從早上八點四十考到下午四點二十。我真的很想跟主考官說:「請你把考卷全部給我,我一次寫完交卷!」睡眠不足又沒有地方休息,在大太陽底下等敲鐘考試真的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
第一天總算過去,又累又餓還要回飯店讀書(對啊,留宿高雄)。聽說飯店後面有個武廟,武廟旁邊有很多小吃。
我們徒步走去,台南人的驕傲馬上就出來了!
這個會好吃嘛?
我跟你說,上次有人帶我去吃某夜市的某某小吃,說多好吃又多好吃。我吃一口,哼..這有什麼台南隨便一家就打死他們。
我跟你講,這些看起來好像遠近馳名的,都是騙人的啦。我沒信心。
我也不要吃。考試已經很慘了,還吃到難吃的小吃,會倒楣。
對啊,會哭出來。
這時倒楣的大S雪輪扭到腳,還扭在上次車禍被撞斷的同一隻左腳。
當場大家決定:「幹嘛要吃不一定好吃的小吃還要扭到腳咧?!去吃台南沒有的Friday!
我知道Friday沒有什麼了不起,可是一來台南沒有什麼好吃的美式餐廳。二來大家也一百年沒吃這種垃圾食物了。
一行四人吃了烤肋排、凱薩沙拉、酸辣烤雞翅、焗烤馬鈴薯皮、起司條、還有一盆小甜甜布蘭妮(Brownie)加一球冰淇淋。
!
雖然點可樂可以無限續杯,可是為了省錢我們四個人只點一杯可樂,其餘都喝水。
Cheap!
豬吃飽以後就愛睏了。
但是就算愛睏還是得唸書,所以去7-11買黑咖啡。
結果回到飯店睏得要死,一邊打瞌睡一邊K書,還把台灣地圖貼在大玻璃窗上,一副看起來真的很用功的樣子,其實一個字也沒唸進去。
很痛苦的K了幾個小時,嗯,是時候睡覺了!
媽的,黑咖啡這時Kick in! 又是快四點才睡著,五點多又得起床。
接下來的考試,當然又是苦不堪言。
寫一題,睡兩題,完全失控。
On Friday Morning這種英文還會寫錯,寫成In Friday Morning….
殺死我吧!

講到這裡,我要說一個「非常造口業但是真的是無心真的只是好奇」的故事。
我們造了那麼多口業,起因只是一個PDA!
(
如果有人知道答案,請告訴我。)

進場考試之前,一個主考官經過身旁,他跟他的同事說:「那個PDA考生來了。
原來教室隔壁是特殊考生考場。
特殊考生就是身體上有某些障礙的考生。我們這一群無聊嘴賤會被雷公劈死的女人看到他們考試,心裡覺得非常好奇。不是好奇他們怎麼考,而是好奇他們考上以後要怎麼執業?
首先,看到一個兩隻腳都穿鐵鞋的女生。
這個我覺得還好,也許腳不方便的導遊,可以帶一整團都是肢障的旅行團,這樣就可以安排肢障專用的巴士,全團的行動速度也比較一致,而且導遊也知道肢障朋友旅行途中有哪些需要,也知道哪些小地方得特別注意。
爲什麼要用PDA考試?
可能是盲人。用聽的。
盲人怎麼帶團?
盲人可以比手語帶聽障團。這個邏輯有問題
那個眼睛不好的呢?
有位考生,他的考卷比我們的都大上兩倍,還有一個放大鏡可以幫他放大到電腦螢幕上,電腦螢幕前還有一個放大鏡,把每個字都放得跟水煮蛋一樣大!
我很好奇,他要怎麼帶團。會不會鬼屋跟迪士尼都分不清楚,這樣怎麼帶?這個過份的話是我說的,雷公要劈就劈我吧,可是我真的沒有惡意,只是很好奇。
可是他可以說話啊:各位團員,我們現在到了迪士尼的太空山!」我又自言自語回答起來。
也許他可以帶視障團。
也可以來考成就感啊!

造完口業之後,我的報應就來了。
考完隔天,完全起不了床。胸口痛到快爆炸,摔車摔出事來了。
起床花了我三十分鐘,走到廁所花了十分鐘,刷牙前打了個嗝,痛到眼淚掉下來,一邊刷一邊罵幹!
我想起葛蕾醫生的情節,有個孕婦撞車之後被送進醫院,全身沒什麼外傷,只是不停吱吱喳喳,問老公在哪裡爸爸在哪裡媽媽在哪,家人有沒有事,一切ok?
大家都以為她很OK,沒受到什麼傷害,不過按照規定,受到撞擊的病人都要去CAT Scan還是MRI掃描。
結果那孕婦精神一鬆懈,一躺進去掃描就全身衰竭,原來是體內大量出血,而這一路上看似ok的正常反應,都是靠身體分泌大量的腎上腺素在支撐著。
孕婦一進去手術室就掛在手術檯上了,BB倒是有取出來,活得好好的。
我心想:「不會因為考試,所以很興奮,然後腎上腺素支持了我整整兩天吧?!
連騎摩托車左手都沒法用力,太誇張!快去看醫生。
看診室裡,醫師拿著聽筒。
來,深呼吸~~~
吸吸吸~ 哎呀,不行,深呼吸會痛。
奇怪,你怎麼第四天才會痛? 你有學過柔道嘛?
當然沒有啊!
我要是會柔道,就可以把摩托車過肩摔過去,怎麼可能讓自己血淋淋的摔在摩托車底下咧!
原來是因為考試的第二天,高雄天氣變冷,我又沒穿夠衣服,所以喉嚨嚴重發炎,左耳裡面又痛了起來。醫生說是感冒又引起身體酸痛的症狀,摔車時應該是有拉傷肌肉。
回到家媽媽幫我貼撒隆巴斯,一邊用手戳:「這裡會不會痛?這裡會不會痛?這裡咧?啊這裡咧?」好像在練一陽指。
好死不死戳到拉傷的肌肉,痛得我咿哇鬼叫。
今天好很多很多了,只是睡覺有點麻煩,怎麼睡都隱隱作痛;要不就是喝水的時候又嗆到,又是邊咳邊罵幹。

其實導遊是個很有挑戰性的工作,我很想很想自己去編排一個台南的行程,把心目中的台南跟歷史上的台南說成一個故事。
比如我會告訴你,台灣文學館裡面的某個小房間,以前是市政府記者招待室,記者們都會去那裡拿稿子,順便喝茶打屁,我媽跟我爸是在那兒認識的。
比如說中山公園的某個池塘旁,以前統一舉辦的兒童畫比賽,小朋友都在這裡寫生。
比如說紀念抗日黑旗軍領袖劉永福的永福國小,裡面有一個永福館,當年那是很好的展覽/表演場地(現在也是),很多畫會、演奏會都在那裡舉行。
比如說武廟旁大天后宮旁邊住了彩繪大師陳壽彝,台灣很多寺廟牆上的壁畫都岀自他手中,而陳壽彝的父親陳玉峰也是彩繪名家,曾在大天后宮裡畫了五張壁畫,這些畫經過多年的煙薰、受潮,由自己的兒子來修復。
比如說民權路也有台獨街之稱,因為威權時代那裡岀了幾名異議份子,那條路上有些還有天井的美麗老房子,其中一間變成Lounge Bar,晚上可以去喝紅酒。
我期待人們來台南,不是只看古蹟,因為那些遙遠的故事,有時聽起來還是太遙遠,沒什麼切身的感覺。我希望可以告訴大家,台南人跟孔子廟、赤崁樓、安平古堡、開元寺、武廟……等等等等的關係。對台南人而言,古蹟不只是古蹟,古蹟是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每天騎車經過快要四百歲的武廟,對我而言,沒什麼了不起。可是也許在你的城市,你每天走路經過最老的建築,只不過才三十年。
這才是我想要讓你體會的氛圍啊!
我不希望你大老遠來台南,只是為了喝武廟旁邊的老牌子冬瓜茶! 其實我更想告訴你天后宮旁邊巷子裡的冬瓜茶比較好喝!

事實上,對於台南,我自己的認識都不夠深,連這些古蹟到底幾歲我都搞不清楚,所以以上所作的一切美夢,等我受訓完後再來一一實現吧!
希望到時候我有那個毅力能說到做到啊!

創作者介紹

kungPOWchicken

sweetco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