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最有益身心的活動:摸八圈!可惜我不會打牌啦。
整個眷村充滿麻將聲,批哩啪拉批哩啪拉,跟放鞭炮一樣響。

 


家庭常備良藥,Neo Citran!不過最後一包讓我喝掉了...



Miao
寫了篇「這個年哪!」,說他們全家開年全體中標,感冒。
唷,今年感冒的人可真多。

小年夜我人也不舒服,耳朵裡總覺得悶悶脹脹痛痛的。除夕夜到舅媽家吃團圓飯,桌上有一堆年菜,可惜一聞到竹笙鑲肉、南瓜扣肉、臘肉、火腿就反胃,只吃了青菜、幾個餃子還喝了碗酸菜白肉湯就不行了,連最喜歡的清心無糖烏龍綠茶都喝不下去。
回家火速泡一包NeoCitran灌下去,好燙!上排門牙後面燙出一個泡泡,躺回床上,豎起耳朵聽聽看老弟有沒有出門的打算。
對啊,即便全身痠痛,除夕夜還是想要出去玩。
砂礫打電話來:「今年妳要包給媽媽多少紅包啊? 弟弟要包多少啊? 去年他比我多包兩千。」
本來想包一萬的。
哇,好多喔。
很多嗎?不然八千好了。我不知道弟弟包多少,妳打給他吧,我病了。」
在黑暗中,隱隱約約聽到弟弟跟媽媽在互送紅包。
嗯,不知道他今年包多少。
媽媽走進來摸了摸我的額頭,沒發燒,派了壓歲錢。
媽媽,紅包明天再給妳好嗎,因為我現金不夠。喔,還有,給我一個紅封套,不然也沒辦法包紅包給妳。
我應該說:「媽媽,借我八千包紅包給妳,明天再還。

初一,躺一整天,好一些,卻什麼也吃不下。
媽媽初三起出國六天,深怕我們在她出國期間餓死,所以不停的準備食物。
紅燒蹄膀,兩個!
包了一萬個水餃放冷凍庫。
陽台有三個高麗菜、兩個白蘿蔔、一大包茼蒿、青蒜苗,冰箱還有四季豆、皇帝豆、花枝、松阪豬肉跟臘肉。
其實做兩個大餅套我們脖子上就夠了咩,天下的媽媽都愛窮緊張。
晃啊晃的晃到廚房,看到在燈光底下閃閃發亮的兩個蹄膀,我的胃就開始翻騰。閉起眼睛,立定向後轉,從另外一個鍋盛了一小碗炒飯,胡亂扒兩口,又躺回床上。
晚上八點,好久不見的阿姨打電話約喝咖啡,趕緊爬下床,也許咖啡廳有什麼好吃的。喝了杯熱拿鐵,突然很想吃點什麼,肚子空空的很難過。老闆烤個塗滿Cream Cheese的手工竹炭麵包,而我的腦袋裡卻充滿虱目魚腸、鱔魚意麵、麻辣肉片跟麻醬麵,噁 ~
咬一口,嗯,不反胃! 我眼中含淚感謝上天。
能吃就是福」真是天底下最有道理的話。



山路,還有夕陽

本來想拍鳳梨,可是沒拍到,只拍到關廟麵

高利貸廣告跟出租廣告

應該是用山羊奶醃的檳榔吧,哈哈...我也不懂

這是有錢老人住的老人院,一個月好像要四萬。
我老了以後應該也是住不起...
怎麼辦,我以後會不會死在家裡好幾天都還沒被發現?

省道附近的三合院

農藥行在市區是看不到的!!
初二我們從關廟開山路回旗山,每年大伯都會中午包一桌酒席請大家吃飯,從很久以前的「老邱海產」,到「金晏
?川菜館」(一點也不川,全部都是羹..勾芡 ),到現在的「一江山(聽說是幾十年前大伯大伯母就是在那擺婚宴的)。那天吃了King Crab、雞湯、冷盤、青菜,還喝了很多碗桂圓綠豆黃甜湯,不過米糕、肉燥連聞都沒法聞。啊!要是一直這樣下去,不知道可以瘦幾公斤?

初二晚又到黃阿姨家吃飯。她的手藝以麻辣出名,如果人的身體是個玻璃瓶,去她家我永遠吃得滿到額頭,那天的重頭戲是「豆瓣鯉魚」。
可惜,還是只吞了小半碗白飯淋豆瓣就吃不下,很不甘心。聞到白菜粉絲貢丸煲裡的貢丸,一整個不舒服。如果得忍受美食當前卻食不下嚥的痛苦,我寧願吃飽飽再每天跑跑步機。

終於,晚上有體力可以去一下當舖,不過沒喝酒,只叫了一壺烏龍茶。剛好護佐老王在,就跟他描述一下以上症狀。
有沒有發燒?」他問
沒有。可是有關節酸痛。
他若有所思的沉默了幾秒:「啊,哇災啦!會吃不下、吐。妳有身啊啦!身體裡面裝了另外一個人,所以妳走路會很累啊,所以就會關節酸痛啦!
最好是有啦!」心想,死老王,活該你禿頭!

這幾天好很多了,多虧我逮到機會就不停的睡覺,總算恢復旺盛的食慾。馬上就跟阿姨跑去府中街逛創意市集,吃2元黑輪,還去沙卡里巴吃黑白切(蝦捲、鯊魚皮、魚卵、豬肝沾wasabi配醬油膏),又去大菜市吃了碗意麵。
說到府中街,那是全台首學對面一條老街,裡面塞滿了各種吃喝玩樂的小店,有黑輪、剉冰、義大利麵、咖啡館、拉麵、小古董店,還有朋友開的「草花弄」。至於上次尾牙提到的那位「蘋果十二少」小黃,則是在旁邊小巷子租了一間老厝當工作室。再走深入一點,就會看到「永華宮」,當初隨著鄭成功來建設台南的有名歷史人物,不過根據金庸的說法,陳永華就是天地會的會長「陳近南」啦!大家有空來台南,可以來探望一下韋小寶的恩師喔!
今年府中街擺了很多手工攤位,不過大部分是襪子娃娃之類的東西,要不就是手繪環保袋或是小飾品。我經過一攤,兩個高大的男生擺一堆手工作品,包括紙雕月曆、手工娃娃或是衛生棉包裝的棉花糖之類的有趣東西,隨手挑了一個豬年幸運符造型的盒子,那個坐一旁很高大正在作女紅所以感覺很不搭的男生說:「這個裡面是牛軋糖喔!
是喔。」我看那盒子並沒有很大,又問:「啊裡面裝多少顆糖啊?
歐,那裡面裝滿滿滿滿的牛軋糖喔!」低下頭去繼續做手工。
害我很想笑,花五十給他買下來,真的是滿滿的耶五六顆。

逛啊逛的,逛到嚴同學開的「草花弄」去了。他家賣很多精巧可愛跟花有關係的東西,像我就買過小盆栽、小彈珠、小試管、50元硬幣大的小劍山。把小劍山放到漂亮的小碗,插上媽媽市場買回來準備作菜的油菜花,就很美了。其實劍山不插花的時候,拿來刷蔥,就可以刷成一條條細細的蔥段,根本不需要用刀子切得滿頭大汗。
我走近店門口,嚴同學正在努力作手工藝品。他把各種顏色緞帶撕成細長條,再交錯搭配,固定在免洗筷上,變成漂亮的彩帶。大把大把的彩帶插在店門口的漂流木上,旁邊貼著價錢「一支20三支50」,細長的紅綠藍紫隨風飄揚,賞心悅目。
嚴同學依色系不同劃分了愛馬仕系列(咖啡)Tiffany系列(藍綠)、還有香奈兒系列(紫色)。每當有小孩經過在彩帶前面不肯離開,嚴同學就會告訴家長:「這個可以訓練小朋友配色的能力,揮舞起來也很漂亮,增強幼兒律動的趣味性。
當然彩帶就一支接一支的賣出去。
嚴同學,你還真會賣耶!口才很好咩!
換作是我就只會講:「!好漂亮喔!
後來看到幾個年輕女生經過店門口對彩帶發生興趣,嚴同學就會說:「美麗的彩帶喔!一支20!可以買回家逗貓、逗狗、逗男朋友。」
我豎起大拇指:「~ !你真是老少通吃!
有些女生就很死相,抿嘴低頭斜著臉很害羞的用小碎步跑開,害我很想打人。
後來嚴同學給了我一支愛馬仕,一條小花緞帶,我很不好意思,所以堅持讓他收下20塊另買了一支Tiffany
就這樣,農曆春節不知不覺中,過了。

我把彩帶夾到房間門了,左邊Tiffany,右邊愛馬仕,沒有隨風飄揚的時候,倒像道姑用的塵拂

這本是拿來綁花的

老實講,除了在Andy那邊吃到幾條冬瓜糖,幾塊南棗核桃糕(過年的經典零食!),今年超沒年味的! 我看以後要過個有意思的中國年,可能要到San FranciscoChinaTown才比較過癮。今年除夕,鞭炮沒幾聲,也沒有配合著咚咚鼓聲的兩廣醒獅團來採青。還沒搬家以前的農曆年,我們總會從四樓用竹竿垂吊一把生菜和一個紅包,讓一樓的獅子來採。醒獅裡頭通常是兩個年輕人,他們一個疊一個,用獅嘴把生菜吃進去,把紅包收起來(應該是在裡頭偷偷用小剪子把繩子剪斷吧),然後再誇張的把生菜從獅嘴灑出來,最後讓獅子朝著我們鞠躬,很可愛,感覺上好像未來一年會充滿了好運!
現在住八樓,就算有醒獅來拜年,也不知道用什麼東西把紅包垂下去讓他們採,我看紅包塞一塊石頭直接K下去比較快!?

媽媽快要回來了,冰箱裡還有一個半的蹄膀、八千個餃子、蘿蔔糕動也沒動,茼蒿應該擺到生蟲了吧
?! !
黃阿姨打包送我的豆瓣鯉魚倒是被吃得剩下魚頭。
媽媽說她要從香港買很多很好的臘腸、潤腸。

我的媽啊! 這個年雖過得沒什麼感覺,年菜恐怕可以一吃吃到端午節!

創作者介紹

kungPOWchicken

sweetco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