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想起聖母院,不知為何。

很有可能是因為前幾天看到領隊考題上有一題問到:「巴黎聖母院屬於下列何種建築風格」。
答案是:「哥德式教堂」。
然後我想起亦舒小說裡總是提到聖母院的玫瑰玻璃窗,草莓也跟我講過那玻璃窗,尤其在清晨的陽光下,看了會讓人掉眼淚。

老實講,我本來對教堂沒有什麼興趣。應該說從小在天主教學校長大,學校裡都有小教堂,除了氣氛比較莊嚴神聖,倒不覺得教堂的建築有什麼稀奇。現在就知道,那是因為我沒見過真正「教校好」的教堂啦!
那天草莓一早就把我挖起床了,以前是有得睡便睡,現在的她竟然自動早晨七點起床?真是不可思議!
我們很早很早就到聖母院,前一睌似乎舉辦過什麼活動,廣場上還有一堆白色的帳棚,工人駕駛著巨型機械進進出出忙碌著。越過那些白色帳棚,見到聖母院高聳的兩個鐘樓。
還要越過那些帳棚才看到鐘樓,我又那麼矮! 唉,畫面都被破壞了!
Well, that’s alright.
聖母院不會跑,大不了等他們拆完再跑來看一遍。

啊,這裡就是鐘樓怪人的地盤啊!
我從來沒看過那麼大的教堂,應該花了很多人很多功夫才蓋完的吧?門上滿是帝王雕像,頭再抬高點,彷彿見到些歌德怪獸,不過實在太高,看不清楚。
走進聖母院,裡頭氣氛莊嚴肅穆。本以為太陽光會大量勇猛的拼了命似的照進玫瑰玻璃窗,其實室內裡出乎意料的陰暗,卻增加了明暗對比。清晨的陽光透著玫瑰玻璃窗灑進教堂,就像直接從天堂灑下來,沒穿底褲的肥胖小天使會拍著翅膀從白光裡緩緩飛出。

怪獸!

肋拱頂

我花了很多時間繞場一圈,四周是一排排點燃的蠟燭,一朵朵小火焰溫暖的充滿整個教堂。樓頂很高很高,柱子旁溫柔的燈光正好微微照亮頭上肋拱頂,看了非常震撼。講噁心一點,如果我是上帝,看到人類蓋那樣好看的殿堂來崇拜我,真是開心都來不及了。有時候人們因為宗教崇拜而搞出來的作品,實在是很精緻,連不信教的人看到了都讚嘆不已。

草莓帶我繞到聖母院的另一面,說很多人覺得她背面比正面好看。我觀察了一下,那些飛扶壁(Flying buttresses)給人很神秘的感覺,再加上那些怪獸…..

演神父的Gabriel Byrne
這時天空突然烏雲密佈,刮起大風,附近的落葉紛紛被捲到半空中,有些落葉在地面打圈圈,發出唰唰唰….的聲音。
然後落下麵筋大的雨滴。
打在人身上,痛得要命。
愛爾蘭籍有著一頭濃密深色頭髮的Gabriel Byrne,穿著喉結前面露出一小段白色領子的神父制服,一手持黑色皮製醫生包,另一隻手打著500萬大傘,由教堂後門出來,冷不妨打了個噴嚏,還抖了一下。
老師咧~ 有夠冷。
他縮起脖子,本想把風衣拉緊一點,無奈兩手都拿滿了東西,只好趕快揮揮雨傘,叫了台Taxi,往郊區某棟花園洋房去了。
教會高層說有個小女孩一直狂吐高露潔牙膏狀的綠色物質,看遍群醫卻查不出任何不正常的地方。
Father Byrne
是個科學家,他今天就是要去搞清楚這個小女孩到底是羊癲瘋、鬼附身,還是單純不想上學。

好,我想太多了,那只是StigmataThe Exorcist再加上一點Lost Soul的劇情。
其實那天天氣很好,怪獸跟飛扶璧在眼前交錯,我睜大眼睛,努力上下打量整棟教堂,想把所有的細節都看進腦袋。

離開的時候,翻了一下聖母院裡面有本給遊客「到此一遊」的留言本。翻啊翻,翻到一個寫「繁體中文」的,大意是她的歐洲旅程已接近尾聲,但是還沒找到未來的老公,未來數天要好好加油之類的..
!! (心中正怒吼)
好想在教堂罵「」喔!

後來幾天經過聖母院附近,我還是會遠遠的靜靜的望著她。有天下午剛好聖母院敲鐘,敲了好多下。我想像嚴重畸形的鐘樓怪人,背著大駝背,用他那發達的三角肌、二頭肌(因為敲鐘敲很久了,雖然駝背,可是手臂可能練得很壯),肚子說不定有六塊肌,努力的敲著鐘。
站在城市之光書店前,一百公尺之外的聖母院,深深印在我心裡。

:後來看粉紅豹,就是法舍探長剃掉鬍子以後演的那個白痴戲,裡面有幾幕是聖母院的背面,還是黃昏,出奇的美。
不過Kevin Kline將坐在輪椅上衝出窗戶落水。
聖母院配白痴片,實在有點不搭。

而且我在巴黎走路走太多,感覺上雙腿已經不是我的了,所以放棄爬上聖母院鐘樓。
大大失策啊!那上面有托腮的出水孔怪物,還有鳥瞰巴黎的視野。
愚蠢!!
巴黎又不會每天去!
我學乖了,以後不管到哪玩,千萬不可以因為不想走路而放棄景點。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missing….

創作者介紹

kungPOWchicken

sweetco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