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版跟卡通版的小丸子跟小玉!

辮子姑娘聽起來很恐怖,很像袁詠儀演過的一部恐怖片,香港某大學旁邊的小徑半夜出沒的一個綁麻花辮子的民初姑娘。

打從有記憶開始,每個禮拜六下午就會去某某國小上畫圖課,教兒童畫的老師,就是我目前的老闆,其實他也是我們家幾十年來的Family Friend
早就忘記下午幾點開始上課,只知道還沒開始畫畫前,老師會把所有的小朋友叫到畫室中間席地而坐,自己拿把椅子在中間坐下,然後跟我們聊天。
聊這個禮拜發生的新聞,有趣的事情,聊著聊著繪畫的主題就會出來了。我記得那時候路人遭搶劫是很罕見的新聞,那天老師講著講著,開始對社會風氣的敗壞非常氣憤,說:「應該找個皮包裡面放個定時炸彈,然後讓他把皮包搶走的時候自動引爆! 這些人真的是王八蛋
當時我覺得手提包自動炸壞人這個想法非常好笑,每想一次笑一次。
有一次,老師打電話到家裡找不知道是爸爸還是媽媽,恰巧他們都出去了,砂礫接的電話。
媽媽/爸爸在不在?
他不在。
聽不清楚?再講一遍?
~ 你有沒有帶耳朵啊? 他不在啦!
接下來的那個禮拜,老師上課前就教我們要怎麼樣接電話,哈哈哈~
砂礫當時覺得很糗,應該臉變得跟麻辣鍋一樣紅,老師一把把她拉起來,好像是忍著笑跟她說以後接電話不可以問人家有沒有帶耳朵之類的。
那時候砂礫看有沒有一年級。

我還記得那時候有一個調皮的男生,很喜歡亂踢牆壁,把牆壁踢得一個腳印一個腳印。老師沒有很生氣,但是罰他踢一下午的牆壁,踢得他一輩子看到牆壁就害怕,真妙!
Anyway~
畫畫班樓下是一個長笛音樂班,因為整個畫畫的下午,長笛聲從沒斷過,非常悅耳,我跟辮子姑娘最喜歡一邊聽一邊聊天一邊亂畫。

一二年級的小女生就很愛講話了,就像小丸子跟小玉一樣,講個沒完。
既然我就像小丸子那樣愚蠢功課又差~(其實不像章魚小丸子,像現在流行的章魚炸彈燒,就是拳頭大的麵糊丸子,吃一個大的抵一盒小的)
她就像小玉一樣善解人意,又剛好戴著一副眼鏡,那麼就叫她小玉好了。

辮子小玉的爸爸媽媽只有她一個獨生女,很寵,只要她想要學什麼、需要什麼,一定會盡量滿足,這是我後來悟出來的。小玉是一個很可愛很知足的女孩,她沒有什麼昂貴的橡皮擦,書包裡也沒有日本製的鉛筆盒,也沒有kiki lala墊板。畫畫班的下課時間,我們也只是一同去校門口文具店旁的Vending Machine投一杯十塊錢的可樂,就是有紙杯掉下來、冰塊掉下來、可樂流下來的那種。
有幾次小玉邀請我跟砂礫去她家玩。
原來她家是很普通的平房,公家宿舍,一切一切都很簡單,院子改成一個實驗室,裡面有小兔子啊什麼的,所以她可以做自然科學習題的材料都在裡面。
現在回想起來,就了解到她的父母親真的真的很寵她,而且是寵得很好的那種,不是砸錢就可以寵的。
就這樣,我們一路畫到快要上國中,後來各自念各自的學校才漸漸少了連絡,可是心裡頭總是記得她,雖然好幾年才交換過一兩張聖誕卡。
這幾年我都在幫老師工作,小玉一直到現在也都定期探望老師,我們見面的次數竟然變多了。她還是綁著兩條麻花辮,我還是掛著眼鏡,見到她好像回到童年。

林志玲落馬住院的時候舖在身上的毛巾上面也是kiki lala

After All These Years! 去年赫然發現,原來小玉是個傳奇人物。
不不不,小玉並不出名,只是在她的專業領域裡非常傑出。
只是
她的父母親不是生父母,而是養父母。

她的生母似乎是在酒店工作過,曾經有一段時間想把她要回去。不過已經是少女的小玉拒絕了,養父母又怎麼樣?比親生的還親。
小玉念的是資優班,我相信她的智商是很高的。
她從未補習過,上課聽講回家做完功課,學期末就可以考第一名。不過她常常被班導師從第一名抓下來,學期末拿市長獎的永遠是班上有錢的那幾個同學。
小學畢業典禮,她好希望能夠上台領獎給爸媽看,不過連個全勤獎也沒,就因為她家從來沒有捧著錢去讓那隻王八蛋老師補習。
小玉很難過,她問我們共同的畫圖老師為什麼世界那麼的不公平?
他很沉重的說:「老師也在學校教書,老師沒有辦法說其他老師怎麼樣。可是妳要加油,妳要做給他們看,讓他們知道妳沒有那麼容易被打倒,沒有他們,妳一樣會成功!
是啊,小玉從小到大考上的學校永遠是第一志願。
她現在是一個很棒的婦產科醫生,有很多機會出國義診、參加講習、進修。一次去挪威出差,那裡剛好有個美術館,裡面收藏著一張她小時候拿國際大獎的兒童畫。
小玉到了美術館門口,時間已晚,她很客氣的詢問是否可以進去看看小時候的作品。美術館人員非常驚訝,開了門,告訴她:「謝謝妳,妳美好的作品,豐富了我們的館藏! 請妳進來隨意參觀吧!」之類的。
如果達文西在羅浮宮入口說:「我要進去看我的Mona Lisa!
你覺得法舍探長敢阻止他嗎? 嘿嘿~

這真是參觀美術館最炫的理由!
讓我想起
……
奇怪了! 1980
年我也畫了一張獅子跳火圈的國際性金牌獎兒童畫→為什麼我覺得這個題材很可笑?人家其他小朋友都會畫蝴蝶啊公園啊兒童遊樂園啊什麼的,為什麼我要畫獅子跳火圈?
現在那張畫在哪裡啊?
是不是也捐啦? 那時候我七歲捐給誰啊? 記得起來才有鬼
!
那個年代兒童繪畫贏得統一獎的小朋友,會收到一大箱統一的食物系列產品,罐頭泡麵什麼的,所以拿了金牌獎的時候,唉..七歲的我以為那面金牌是真金。

一直以為我需要錢的時候可以把金牌賣一個好價錢!
愚蠢……果然是小丸子

那面金牌現在看起來像生鏽的啤酒蓋。


上個月見到小玉,她超忙的,忙到頭痛,緊張起來還會嘔吐。
小玉爸爸已經過世,在她成為正式婦產科醫師之前。
小玉媽媽沒什麼變,她每次見到我都會摸摸我的頭髮(不過現在我比她高,她摸不太到),說希望我跟小玉的友誼能夠直到永遠,每次的見面都感動的讓人快要掉眼淚。
希望今年春節,小玉跟小玉媽媽會回台南。
創作者介紹

kungPOWchicken

sweetco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