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了貓。
先說不好的印象,雖然這場是媽媽請客的,可是有些細節根本不應該發生,所以一到現場我就抱怨連連,砂礫最不喜歡這樣,一件好好的事情總被我挑剔得體無完膚。
首先,我們六點四十五分就到現場了,演藝廳鐵門是拉下的,然後門口擠一堆人。
台南市的文化中心場地很小,也許主辦單位不覺得要那麼早開始放人進去。那又怎樣呢?任何的表演活動,尤其他們知道Cats場場爆滿,更應該早點讓觀眾入席,不是讓門口擠得人山人海,不知道哪個隊伍是真正的隊伍,哪個隊伍是亂排一通的。
更何況,我們看的那場不是台南首演,所以遲遲到七點才開放進場真的很爛!
當時真是不滿極了,有個女孩子帶了幾個朋友擠過我的身邊,像個領隊一樣大喊:「排成四排,進去以後先上廁所。」
我馬上就回喊:「哪四排啊?
砂礫一定覺得我是神經病,不過我的用意只是想要知道到底哪四排才是真正的隊伍?
進門之後,走進表演廳之前,工作人員好心告訴大家上半場有75分鐘,建議各位先上個洗手間。
結果洗手間熱鬧的像個菜市場。
也許早點入場大家不用那麼擠吧?
也許也不用太早,提前45分鐘到一個小時應該不算過分吧?
第二個缺點,主辦單位並沒有在一開始就昭告天下表演場地嚴禁照相,只是等著開場前五分鐘的慣例廣播。可惜廣播又不夠大聲,一堆人開始劈哩啪拉拍照,閃光燈閃個不停。
然後工作人員就開始,像抓賊一樣:「不好意思,不能照相喔,這是有版權的。
不好意思,不能照相喔,這是有版權的。
不好意思,不能照相喔,這是有版權的。
不好意思,不能照相喔,這是有版權的。
不好意思,不能照相喔,這是有版權的。
不好意思,不能照相喔,這是有版權的。
不好意思,不能照相喔,這是有版權的。
不好意思,不能照相喔,這是有版權的。
當其中演員出來暖場,從一樓爬到我坐的二樓,像隻真貓一樣躡手躡腳的觀察坐在走道旁的觀眾
就是我,就會有很煞風景的工作人員跑出來,擋在我跟那隻貓中間:「say hello就好了,不可以拍照喔~
幹,整個遜掉了。
閃光燈依舊閃爍,為什麼呢?因為觀眾席之間是沒有走道的,工作人員又不好/不方便踩過一堆人,到中間告誡那些不知情的觀眾。
如果進場前還有一開場就有工作人員提醒,我不是說這樣就不會有人照相,不過至少當少數人還是不守規矩時,就真的可以像抓賊一樣,或者是像訓導主任一樣,很嚴肅的去提醒那些人啦!
買票進場的觀眾耳邊就不會傳來一堆工作人員的耳語:「這個還在照,還有那個,中間那個也是…..
可笑。
我不相信台南市文化中心或是寬宏藝術有那麼遜,這種問題也沒顧慮到。
不過就真的沒注意到,真是有點不可思議。
好吧,罵完了。
現在我要講快樂的部分。

我的右邊坐了一個肖ㄟ。
叫他肖ㄟ絲毫沒有不敬的意思。
從一開場有「」開始唱起歌兒,或是講台詞,右邊那位半長捲髮的年輕男生,一字一句的跟著唸,跟著唱,完全沒有搶拍也沒有講錯台詞。
Grizabella(反正就是其中的一隻主要的貓),唱到這齣劇最有名的歌曲「Memory」的時候,我看到他把手上的公事包平放在膝蓋上,開始用手彈「空氣鋼琴」,進入忘我的境界。
我猜,這說不定是他看貓劇的第一百次,也許,在黑暗中,他正熱淚盈眶,不能自已。
對於連看一個音樂劇都可以坐在一個妙人身邊,我覺得非常幸運,非常有趣,真正不可思議。

劇情我就不再多說,寬宏網站有寫。
「貓」還蠻長的,台南文化中心場地雖小,可是舞台佈置仍舊十分令人驚訝,幾絲雲飄過圓圓的月亮,魔幻的光影灑在舞台上。
放大的輪胎、車廂,讓舞者真正變成一隻隻的貓咪。舞台下方也裝了「貓洞」,貓咪一哄而散的時候就會飛快的鑽進洞裡頭,真的是貓咪會做的動作。
這些舞者精力充沛,歌喉又好,配合後台樂隊現場演唱,一邊還要跳舞。
重點是,還不會喘!真是猴塞壘啊!
Jennyanydot
帶著一群貓咪出場,牠們跳的是踢踏舞,一跳跳好久,我看得都幫牠們累。
不過歌舞從未間斷,悅耳的歌曲一首接一首,當貓咪們一同合唱,高音共鳴的時候,好像天花板都在震動!真是令人感動啊!炫目的舞步一秒不停歇,上半場整整75分鐘,眼睛沒有眨過。
以前高中演英文話劇,光是排練就叫人受不了;那些個貓咪們要唱還要跳,攀高爬低,一個表情、一個動作、一個貓咪毛毛腳掌的顫動,都表現得絲絲入扣,唯妙唯肖,而且恰到好處。
偶爾,牠們會鑽進台下,捉弄某個幸運觀眾;而爬上二樓的那隻貓兒,調皮的捉弄坐在門口的工作人員,我看那位小姐一副「哎呀人家真害羞」的樣子,低下頭右手摀著嘴笑得花枝亂顫,哈哈哈,換我覺得好好笑….
中間有一段,一隻年輕母貓用近乎兒童的聲音,唱出清亮的Memory
!
雖然只是小小的一段,全部的人瘋狂鼓掌,就像放鞭炮一樣,此起彼落久久不停。
所以,因為貓兒們的努力,整場戲看有沒有流淚十次,我知道這樣有點誇張,不過一切都只是因為感動與讚嘆。

我最喜歡的喜劇演員之一,我甚至有買Seinfeld的原著劇本...好啦,其實是因為那本劇本on sale啦,5塊加幣而已,是本讓人很歡樂的書,笑得我...

最後終場時,每隻貓兒出來謝幕,前排的觀眾開始Standing Ovation
唉,真是尷尬的moment,讓我想起Jerry Seinfeld的脫口秀。
I know it's not easy for an audience to give standing ovation.
There's always a few people that don't really wanna do it.
I've seen those people. They're always like...
"Are we doing this now?"(in無奈的語氣)

對啊,我就是那幾個其中之一。
除非前面的站起來擋住視線,不然我幾乎很少起立致敬。
那種氣氛太…..熱絡,太….舞台,太…..高潮。不知怎麼講,有種,「等會兒散場感覺一定很差」的想法在腦子裡出現。
反正就是不喜歡。
不過我還是站起來了。
對,因為前面有人擋住我的視線。

看那片非洲草原!美得讓人停止呼吸

除了Cats,以前在加拿大看過「The Lion King」,還有講出來我都會不好意思的「Beauty and the Beast」。
唉,怎麼都是迪士尼的咧….
Anyway
,美女與野獸就不要講了,那個真的有點像給孩子看的。
獅子王的舞台、服裝,當時給我很大很大的震撼。
因為戲院舞台搖身一變,成為夕陽下的非洲草原。
真的是草原,Even坐在二樓,還是覺得我坐在Safari的吉普車上,遠遠看著花豹、長頸鹿還有斑馬,在眼前來來去去,邊搔癢邊吃草。
這次看貓,也是坐二樓,給了我一個很大的啟示。
如果到紐約看百老匯歌舞劇,一定要有萬全的準備,尤其是荷包!
想像,坐在一樓前排,近距離看台上的一舉一動,這才值回票價啊!
雖然以台灣現在的經濟來看,我算是赤貧邊緣,不過有朝一日,我一定要買一張貴賓席,那將會是永生難忘的一場戲!

創作者介紹

kungPOWchicken

sweetco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