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我走了回來,媽神色有點小緊張,問道:「怎麼樣?」
「沒什麼,不過填了張考試卷,就是一般的身家調查。」
「對對對,考試卷。」女部長在旁不斷陪笑臉,點頭。
「那叫基本資料,沒什麼沒什麼。您也知道,咱們這兒台胞來得少,留個基本資料而已,我們工作用的,沒什麼,真的沒什麼。」

為了接待我們這種難得來訪的台灣貴賓,長官們早就訂下酒席,要風風光光請我們吃頓飯。
沒想到飯店就在辦公室對街。
那棟建築,活脫脫就像清裝劇裡,乾隆下江南途中有酒有菜,有歌女彈琴唱歌的那種酒樓。
我看了看,總共兩層,雖然美輪美奐,不過一踩進餐廳才發現地板是滑的,非常油膩。
陣陣飄來的菜香跟茅台酒臭味混在一起,十分衝鼻。
大夥兒走到二樓一個巨大圓桌坐下,我跟媽根本緊張死了,怕統戰部不知道要出什麼怪招,誰有心情吃什麼鬼飯。
即便菜色很豐富,看起來也很可口,而且每一盤都是超大份量,幾乎沒堆成小山,令人看了就飽,我竟然一點也不記得到底吃了哪些東西。
晚飯的過程中,統戰部的胖子對我非常好奇,便問:「弟弟又過了幾個鐘頭,你還習慣吧?」
我想,機會來了,便露出一臉欲言又止,彷彿有天大苦衷的表情:「唉唷,這兒不夠大都市啦,我就是不習慣鄉下地方。」
「唷…這…這…這…我們這裡還不夠都市嗎? 還太鄉下啊,怎麼會呢? 唉,唷! 這就是左廷揚的不是,難道我們北陪賓館不夠大嗎?」
這時我媽接招啦:「說來都是我不好啦,是我啦! 我想要晚上吹冷氣,是我要住。」
「我們的北陪賓館設備優良,一二樓咱們當地人可以住,三到五樓是給台胞外籍人士觀光客住的,有冷氣、熱水澡、還有抽水馬桶! 待會兒馬上帶你們去!」

吃完中飯他們帶我們去觀光,來到一個小公園,一個很舊還算美麗,又有荷花池的公園,還有紀念碑之類的,也不知道是紀念誰。
突然間烏雲密佈下起滂沱大雨,足足一個鐘頭,我們也硬是卡在涼亭躲了一個鐘。
胖子說話了:「你們台北有沒有公園?」
我沒正面回他:「這公園不錯啊 ,在都市裡有樹很重要的。咦,副部長,你的國語講得很好,可以去台灣當相聲演員,國語講那麼好,可以賺很多錢呢。」
胖子開心的轉過頭去跟高個子說:「唷! 我可以當演員喔,這可以考慮考慮…」

雨過天晴,我們上車直奔賓館,沒多久就到了,就在統戰部斜對面。
走進去,迎面而來的是一個販賣部,裡頭賣的是麵包跟牛奶。
櫃檯一個馬臉女抬起頭來看著我。
「我要一個房間。」
「你的台胞證給我看一下」瞄了瞄,又給丟回來。
她把鎖匙甩在櫃檯上,冷冷的:「五樓。」

賓館的裝潢其實很像醫院。
打開房門一看,三夾板門,空心的很不紮實,而且八成很久沒重新裝潢過了,門板底下的木板霉成一片片,像個大刷子,開門關門就像一把刷子在刷地板。
房間裡擺著兩張單人床,牆壁的顏色是蘋果綠,不過只漆了地面到中間的半個牆,像極六零年代的病房,連窗簾也是蘋果綠,旁邊擺了個三夾板衣櫃,打開來只聞到一股霉味,趕緊關上。
我檢查了一下:「唷,真的有冷氣!」
左很驕傲的說:「我說吧,咱們這兒有冷氣套房啊!」
「咦,怎麼沒開關呢?」
「唷,你連這都不會? 插插頭啊!」
可惡,被人家酸了~
插頭一插上,冷氣便像墾丁落山風一樣轟轟轟冒出來。
廁所的地板很像傳統市場的地鋪著小方格白瓷磚,抽水馬桶積了厚厚一層黃黃的尿漬,連澡缸也是黃黃髒髒的。
不過也好,我們總算是搬出來了,不用回到那可怕的山頂。
我開始吵著左帶我們回他家,吵著要搬行李,。
回程時我問:「為什麼樓下是本地人住的? 為什麼本地人不能住冷氣套房?」
「因為你們是台灣來的啊! 你們是我們的貴賓! 一二樓都是上下舖,本地人來只能買床位,睡在大通舖。跟櫃檯登記之後可以自己去挑床位,房間兩頭,一邊一個廁所,大夥兒公用。」
癲呀癲的癲回旅館,下了車,我回頭給司機一些小費。
左漸漸比較少指使我,因為他看到錢,上勾了。
左:「我們先去朋友家梳洗一下,晚點來接你們去吃晚飯喔。」
太好了,緊張好半天,目前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原本以為可以好好洗一個澡,結果賓館的水壓不夠,蓮蓬頭噴出像貓尿一樣的小水柱。
也罷,將就點。
梳洗完後,我跟媽一人躺一張床,不敢開冷氣,一是聲音太大,房間裡像是跑了一個火車頭,二是怕把頭給吹跑了。
我很無奈的跟媽說:「媽,我這輩子都不要回歸,也不要跟大陸統一,我不要住中國人的地方………我決定要移民。」
媽面無表情,有氣沒力的回了句:「唉,你自己的人生自己規劃吧….」便轉過身去小睡。
她的聲音聽起來有無限的失望。

黃昏,他們又來敲門了,天色還亮。
夜市早早已經搬出來。馬路一邊停滿腳踏車,一邊擺滿折桌折凳,挺乾淨的。
「那,姨丈,我們要上那兒吃,我們不要吃大菜好不好?中午那頓吃太好了。我們去吃小吃,找間麵館啊什麼的。四川東西應該很好吃啊。」
小表弟有點興奮,小小聲的說:「爸,我們別吃公營的了,一定吃個體戶啊!」
我看到他們互使眼色。
我問了左,哪些是公營的,哪些是個體戶?
原來有房子有店面是公營的,這些路邊攤子是個體戶。
我隨便走進一家公營的館子,裡頭沒有開燈,一片烏漆麻黑,裝有小紗窗的碗櫃裡擺著魯菜,感覺超髒超油膩。牆壁也是一副從來沒洗過的樣子,像長滿繡。砧板看起來黑黑暗暗卻發著綠綠的螢光。
這時裡頭有人出來招呼了,突然! 砧板上那片金龜綠一哄而散。
原來是一大群綠頭蒼蠅,發了狂似的在屋裡亂飛。
我嚇都嚇死了,頭也不回的往門外衝。
我媽在外頭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我揮了揮手,連忙說:「吃個體戶吧。乾淨。」
隨便挑了間小攤子,所有的菜色都是小碟裝,也不用在路邊汗如雨下的炒。
涼麵是蕎麥做的,很清爽好吃。
我叫了泡豇豆炒辣椒、通心菜梗炒辣椒、涼拌黃瓜、稀飯小米粥。
這一攤都是左給的錢,他把我當成大魚。
媽:「廷揚,現在讓你付,你得要記下,我們走之前全部兌換給你,再一次跟你講,我們帶出來的錢就是要花掉的。知道嗎?」
左那個財狼臉又露出來,咧開嘴笑:「沒問題,我們都是一家人。」

回賓館的路上經過戲院,當時正上映林青霞跟陳明真演的「黑豹行動」。
「啊,這有電影看耶!」我還挺驚訝的,片子很新。
「對啊,我們都愛看林青霞。」可以看得出來,左對於他們城裡的電影院十分驕傲。
晚上的北陪很涼快,我們一邊逛,發現很多人也都出來逛街。
左說其實房子裡倒是挺熱,所以大家晚上都喜歡出門,為的就是吹一下涼風。
「噯,我帶你們去看北陪最棒的夜景。」左的臉上竟散發出莫名的光芒。
他興沖沖的帶著我們快步爬上一個小山頭,放眼望去,荒郊野外,四週一片漆黑。
正覺得莫名其妙時,突然聽到左說:「你看,美吧!」
看他遙指遠處,一個飛利浦的大型霓虹燈閃啊閃的在黑暗中獨自發著亮光:「這就是我們這兒有名的夜景,沒看過吧!!」
……………

回到賓館,左:「你們好好睡吧,折騰了一天,夠累了。」
「姨丈,我給你訂個房間好吧?」
「你們訂了我也不能住。不如省起來。那什麼時候我來接你們呢?」
「別太早,我想睡晚點。對了,表妹還沒到嗎?」
「你明天就可以見到他了。」左臉色一沉,道過晚安,轉身便離開。
他們前腳才剛走。
「媽,幫我抬那衣櫃,要把門抵住。」
搬得滿頭大汗,頂住了門,才稍稍壓下我們母子倆兒心中的不安。
創作者介紹

kungPOWchicken

sweetco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