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筆記的最後很多東西變成了亂碼,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所以週日晚間打了個電話給Jackie,跟他問清楚了後來的發展。
對於這個難忘的故事,Jackie心裡一直有一個蹦出來的名字:探親驚魂。
所以我也順勢改了過來。
至於五姨跟Jackie的關係,我也把第一篇改正了,請去第一篇開頭看看。
今天先暫時改寫一小篇,接下來的情節實在是字數太多,需要點時間,不過非常精采。
我自己一邊看筆記都還會一邊拍桌子大喊:「這實在是太絕啦!」



母子倆一夜沒睡,憂心忡忡,商量對策,還偷偷摸摸講話,就怕隔牆有耳,一個大意,說不定連性命都丟了。一想到這裡,我的心就撲通撲通的猛跳。
姓左的一早六點就來叫我們起床,進門一坐下就開始抽煙兼抱怨。
「唉,你們終於到了。(嘆氣) 這些年來,你們都不知道我們有多~ ~ 苦。欸,苦唷….
講了兩萬多遍,也不覺得煩。
左的老婆,我連名字也記不得,在廚房裡忙得滿頭大汗,不知道搞些什麼。
就算我嬌生慣養難伺候好了,大熱天的你猜她給我們吃些什麼早點?
燒燙燙的酒釀蛋! 想讓人流鼻血喔
?!
不過從昨晚飛機上的榨菜後就沒再吃過東西,要嘛餓得要死,要嘛又補得要死,想補死人嗎
?
吃完後我媽說話了。

左終於閉上嘴,眼睛咕嚕咕嚕轉,心裡不知盤算些什麼,不過總算沒再喊苦喲苦的。
「廷揚,這次我的目的是來看親人,可是親人都死了…..當然你也是親人之一。現在活人見不到,也要見死人,我們要去祭拜他們。」
「妳想要做些什麼,通通包在我身上!」左一臉理所當然,萬事他作主的樣子,就沒差舉起右手來響亮地拍胸脯掛保證。
「左先生」我說。
「別叫我左先生」他一臉不高興,說話了。
「怎麼我也算是你姨丈。 弟弟,你也是個川娃,怎麼老講普通語。不會講四川話嗎?
還好我跟媽早早商量過,打開始就假裝不懂四川話,全程只講廣東話和國語。
「姨丈,真是不好意思啦,四川話我聽不懂。我在日本生的,從小在家跟著老爸講廣東話。」
我嘆了口氣,瞄了一下左的臉色,繼續:「這次本來要回來兩個月,但是我只能住一個星期。這段期間,在四川遊山玩水,行程都安排好了。」

「廷揚,這回本來是打算回來兩個月的,可他換新工作,請不到假期。」我媽在一旁幫腔。
「這…..怎麼這個樣子咧,不是說好了嗎? ….」左有點急了,他眼裡有說不出的失望,到嘴的肥羊就這樣飛了。
「對了,我們還要改機票呢。」我趕緊說。
「唷! 我還沒坐過飛機呢,這」左搔了搔頭,竟面露難色。
我似乎見到烏雲密佈的天空,灑下一絲絲的陽光。
! 原來他是井底蛙,看樣子非得離開他的地盤北陪,才有機會跑得掉。
當下就打定主意,想盡辦法破除萬難,無論如何一定要住到重慶去啊!!
創作者介紹

kungPOWchicken

sweetco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