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聖誕高潮是在學校過的。
因為修女學校很重視聖誕節,所以我們有聖誕晚會,每班都有個表演節目,全校一同交換禮物。
每年,晚會結束都已經九點十點了,對於一個初中生來說,那已經很晚很晚。

大S前幾天問:「ㄟ,以前的聖誕夜你們都在幹嘛啊?」
她記得某年聖誕,整個家族都到奶奶家吃晚飯,酒足飯飽十點多突然想吃個甜點,放眼望去,沒幾家餐廳還開著。
「所以我就騎車去麥當勞,真的還有開耶! 可是人很少,一個櫃檯、一個做漢堡、一個炸薯條之類的。」
「挖! 那晚應該時薪八倍吧....真是辛苦他們了。」
「然後我就跟那工讀生說:我要十九個蛋捲冰淇淋!」
「他一定在背後瞪死妳,本來可以閒閒拿八倍時薪,竟然一下要做十九個冰淇淋!」
「聖誕夜真的很冷清,店裡面只有一兩個客人,看起來都很孤單很孤單的在吃漢堡。」
「美國的麥當勞聖誕節有開嗎?」大S又問。
我跟我弟都覺得有些地方的麥當勞真的聖誕節就不開,整個世界只有7-11還開著。
「聖誕夜連homeless都少。加拿大太冷了,如果我是聖誕夜的homeless,一定會到shelter去吧。有得吃有人作伴,不然孤零零包著棉被在街頭,應該沮喪到自殺?!」
「我在想,有沒有人比如說不想在家裡開伙,也沒訂什麼聖誕大餐,結果帶著孩子去麥當勞,點滿滿的一桌!」大S想出一個很妙的情形。
「比如說,菜單上所有的東西都點一份!」我很興奮的在腦海想像。
「對啊,或是滿滿一整盤的蘋果派。一桶炸雞、一桌子的薯條、奶昔每種口味一杯、大麥克叫六個之類的。」
我笑了。
這才是孩子們正港的聖誕節,可惜那天麥當勞叔叔可能也沒上班,不然快樂兒童餐吃到飽,小孩子不開心死才怪。

大S:「聖誕夜,北美的城市還有商店或是餐廳開著嗎?」
「幾乎沒有。除了餐廳啦,有聖誕大餐的餐廳。中國城是一定有得吃的,華人也過聖誕,可是吃飯/賺錢還是比較重要。」
「是喔!真的很冷清喔!」
「對啊,冷清到我覺得風吹過馬路還會滾兩個乾草圈過去。
加拿大的Mall一年只放幾天,復活節、感恩節、聖誕節跟除夕。
不過聖誕隔天就擠了,Boxing Day啊,就像新光三越週年慶那樣,一切好像不用錢。」
「記得兩年前回加拿大考公民,結果一呆十個月,居無定所嗎?」我問她
「嗯。」
「加拿大人真的很重視聖誕節。那時候我借住Mimi在Downtown的空屋裡,有一台小電視,可以收到一些無線台,有點像我們的三台。聖誕夜播一些無聊的聖誕電影,看著看著看到睡著。隔天起來打開電視,我看了都傻了。」
「怎樣?」
「電視台沒有人上班。」
「妳怎麼知道不上班? 是電視打開只有雪花嗎?」
「還是以前三台收播後的那種彩色圓形,給你對色用的? 那種東西現在都看不到了,除了我們奇美的液晶電視都會用那個對色。」弟弟一直取笑我
「我怎麼知道他們沒上班? 因為電視打開,只聽到聖誕歌曲,畫面上是乾柴烈火。(以為是聖誕A片嗎? 哈哈哈!)
攝影機就對著一個火爐,裡面有很厚的木柴跟熊熊烈火。就這樣一直燒一直燒,燒到下午有節目播出為止。」
記得當時我一直很注意看那木材什麼時候燒完,會不會有一隻手伸進畫面,添柴火之類的。可惜fireplace看久了幸福感會降低,會開始無聊,終究沒研究出那個火是怎麼燒的,是剪接的還是有人顧著?  直到現在還是個謎。
大S覺得這很妙。
我也覺得蠻妙的。
其實重要節日電視台都放大假,大家少看點電視也不錯。
如果台灣過農曆新年新聞台可以休息就好了,只要放放鞭炮的片段加上「恭喜恭喜恭喜你」的音樂。吵歸吵,比看新聞安靜多。

「我以前在美國,有一年的聖誕也很無聊,我想來想去不知道要做什麼。」弟弟突然說
「所以咧?」
「我不知道想到什麼,把撲滿裡面的零錢全部拿出來,開著車子去Los Angeles Downtown,真的是Downtown喔! 很多遊民在垃圾桶點火取暖的地方。」
「然後咧?」我們很好奇的望著他
「然後我看到一個長得跟聖誕老人一樣,鬍子很長很白的Homeless躺在人行道上。就把車停下來,下車朝他走去。他嚇死了,以為我要找他麻煩,還用手臂把自己的臉擋起來,問我到底想幹嘛。」
「阿然後咧?!」好像演電影!
「我把所有的quarter捧在手上,塞到他手裡,說:Merry Christmas。」
「Oh~ (倒抽一口涼氣..應該是很感激所以倒抽一口熱氣)God Bless You!」我跟我弟異口同聲的喊出來! 大S在一旁大笑。
「就知道他會講這句。」

前幾年,我的聖誕夜隔天,窗外總是滿地的雪,世界是安靜的,所有的雜音都被潔白的、乾爽的、清新的雪給吸掉。
就像蜜粉一樣,雪花把市中心醜陋的角落、人行道上的狗大便、公園草地上被人亂丟的可樂罐都蓋了起來,整個城市搖身一變,彷彿成為童話中的場景。
直到春天來臨,雪融時,冷藏已久的狗大便才開始解凍。哈哈!
歐! 我好想要好多好多的雪! 
我想念被白雪覆蓋的大地!
我想念穿著外套,戴著有兩個毛線球的毛線帽、穿著暖暖毛線手套的右手,拿杯熱呼呼的拿鐵,在一片雪白裡走路。
每一個呼吸,都是那麼心曠神怡,冷冽的空氣充滿著肺(噗~ ),感覺很像胸口的所有鬱悶鳥氣,都一掃而空。
這是人生一大享受。
雖然只是走在Toronto高人口密度的Downtown。
金色陽光灑在身上,空中不時飄下美麗的雪花,空氣非常乾爽舒服,一路走一路欣賞Bay百貨公司擺滿聖誕擺飾的櫥窗。
啊! 我真是想念那樣的聖誕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weetcody 的頭像
sweetcody

kungPOWchicken

sweetco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