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並不是最討人喜歡的城市之一,可是那裡有個地方,讓我離開多年仍念念不忘。
那就是,史努比的老家,Knott's Berry Farm!
反正進去裡頭,就可以看到Snoopy、Charlie Brown、Sally、Linus、Lucy...Peppermint Patty或者是那個我老記不得名字的彈鋼琴的小男孩。
歡樂的很。
不過到了每年萬聖節的月份,Knott's Berry Farm就會變成Knott's Scary Farm,這個時節,史努比跟他的小朋友們都會躲起來,換妖魔鬼怪出場。
這!才是大人的玩法!
我曾經想過,爲什麼沒看到snoopy或是woodstock或是查理布朗一身血走出來嚇人,可是他們扮鬼應該一點也不驚悚,可能還會有人大叫:「Call an ambulance! Snoopy is hurt!」
這種恐怖任務還是讓專業的Freddy Krueger來handle比較恰當。

距離上次去Knott's Scary Farm應該已經超過10年,碰上哪些鬼我不記得了,只知道十月一到,朋友又會起鬨買入場券,等接近萬聖節,幾個人約一約,又興奮又緊張的撞鬼去了。

夜晚的Knott's Scary Farm,放眼望去,一片青煙,遊客一群群走在一起,好像深怕一走散Jason就會來砍人。迷霧之中,看不見迎面走來的到底是人還是鬼?紀念品店門口橫椅上坐的是印地安人木雕?還是會突然發神經掐你脖子的肖ㄟ?
反正一整個神經兮兮,好笑死了。

不要以為遊園區裡裝一些鬼怪妖精就可以嚇到人,重頭戲是園區內十多條不同主題的「迷宮」。每個迷宮前,都有一堆像我這樣自虐的神經病在排隊,排隊進到那窄窄的黑黑的通道裡,等著恐怖攻擊。

其實,每年迷宮應該多少都不同,我也不太記得裡頭到底都裝潢了那些主題,只是多年來有幾個場景仍舊深深印在腦海,每到十月便自動想起。

有一個是充滿邪惡小丑的迷宮,靈感應是來自Stephen King的It。
迷宮裡的通道不用講了,故意做得像摸乳巷一樣,兩人無法並肩而行,只能一人通過。某些地段似乎是用了某種物理障眼法,明明是下坡,走起來卻辛苦萬分,簡直像走在San Francisco的山丘上 - 一整個累!
就在大家力爭上游氣喘噓噓的當口,邪惡的小丑出現了,而且不只一個。
他們眼中露出兇光,血盆大口似乎見不到底,從高處抓我們的頭髮,或是從走道旁偷摸我們的腳踝。
碰到恐怖的事情,我是不尖叫的,不是因為夠冷靜,而是嚇傻了...最多只會倒抽一口涼氣罷了。
只見一個呆子,一路上不停的「倒抽涼氣」,呆頭呆腦的走出迷宮。

還有個迷宮裝滿狼人跟吸血鬼,走進去,黑色奢華的裝潢映入眼簾,所有的布幕看起來像是美麗高貴的絲絨,摸起來也很舒服(很奇怪當時我幹麼亂摸?),漸漸地,路越來越窄,也越走越暗,突然幕裡伸出無數隻手,硬是往我們身上摸來。
大家當然尖叫囉,嚇都嚇死了,擠成一團跑都沒地方跑,感覺很像拍搞笑片,勞萊哈台撞在一起然後向兩旁倒下去。
不知什麼時候,亂摸的手,消失了,只見那塊華麗高級美麗的絲絨布幕緩緩退去。
什麼布幕啊,那是個巨大吸血鬼的巨大斗篷!(他一定是踩著高蹺,見鬼了,大概有兩層樓高),他張開雙手,要擁我們這幾個女生入懷。
媽呀,當然是跑,記得那時候我罵了聲「幹」。
驚慌時刻亂跑,絕對是下下策,要像安海契跟湯米李瓊斯演的火山爆發那樣,睜大眼睛看清楚火山炸出的巨石從哪裡掉下來,然後才決定逃跑的方向。
我們就是一被驚嚇就亂跑一通,像水塘中被槍聲嚇到的鴨子,結果咧!
吼~ 跑進狼人的懷抱裡。
那可不是一個「幹」字可以形容的。

另一個迷宮集所有恐怖電影角色之大成,保證把所有遊客嚇到挫賽!
到底有哪些個知名角色記不清楚,只記得最後,慘綠燈光把狹窄的走道打成一片詭異,眼看最底是條死路不打緊,那兒有間牢房,鐵窗後面站著的是 - 半夜鬼上床的爛臉男主角:Freddie Krueger。
還好鐵窗擋住,他只是在欄杆後賊賊的望著我們,並且不斷來回踱步。
眼看他是不會出來抓人了!
不過我還是非常不安。
黏著牆壁走嘛,怕牆壁突然跑人出來亂抓。
走在路中間嘛,又離Freddie太近,那些人化妝很逼真,猛一看不如不要看!不然晚上真會做惡夢!
戰戰兢兢一步步靠近,又不敢走太慢,因為氣氛太緊張,時間拖太久怕心臟受不了,所以硬著頭皮打算從Freddie面前快速跑過。
說時遲那時快,香蕉你格芭樂,Freddie那鐵窗竟然是海綿寶寶漆上銀漆假扮的,他像大力士一樣兩手一扳,從鐵窗裡伸了半個身體出來,噁心的血淋淋的剪刀手就往我身上招呼。
豈止「幹」而已,挖咧馬上當場問候他老母。
還好Freddie不懂中文。

出了迷宮,心都快要從嘴巴跳出來,轉頭尋找一起的同伴,Stacey跟Rebecca正蒼白著臉往我的方向走來。
沒‧想‧到~
有個神經病拿著電鋸,一抽一抽發動著引擎,轟轟聲伴著柴油味陣陣撲鼻,拔腿就往我們衝來。
媽呀,我們幾個像殺雞一樣尖叫,長那麼大從沒跑那麼快過。

一個晚上下來,十幾個迷宮,失聲不打緊,如果去照超音波,應該連膽都照不出來了吧?
因為嚇破了...
後來想想,要是等在迷宮出口外面的德州電鋸殺人魔不是扮的,而是外頭偷跑進來真的想殺人的神經病。
哇! 那才是恐怖中的恐怖!
想像隔天洛杉磯時報頭條寫著:BloodBath in Snoopy Land~
靠!

Knott's Scary Farm 每年是越搞越大,這項恐怖的傳統已經傳承了三十多年,相信以後還會繼續下去。
我看他們今年有the Grudge 2(咒怨)。
老天,那個噁心的黑眼圈小孩會出來嚇人!
南部大白天三十度,光用想的都會冒冷汗。

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去過高雄的地下街,那裡有間鬼屋,我非常想要從頭到尾很勇敢的把所有場景都仔仔細細看一遍。
可惜,膽子真的很小,整個過程我瞇著眼睛搭著朋友的肩膀一直到出口,只看到幾盞小燈泡做的鬼火,配著嗚嗚嗚~的恐怖音樂飄來飄去。
痾,「戲說台灣」都做得比這個逼真。現在想想,那間鬼屋根本沒什麼,都是電動的戲偶,再怎樣也不會到你面前呼氣擁你入懷,怕什麼怕。後來高雄地下街好像是燒掉了吧? 反正也沒機會再去這種人工做出來的鬼屋探險。
當然迪士尼的鬼屋也去過了,可是那是嚇小孩用的,裡頭的鬼跟Harry Potter裡Nearly Headless Nick一樣和善,所以在驚悚程度上並沒有「入圍」。
我沒想到,原來自己喜歡玩這種「hardcore型鬼屋」,多年沒玩總是心裡掛念著,前幾年萬聖節台南有個什麼娜娜鬼屋,可惜身邊沒有一個人要理我,都覺得我很無聊,幹麼去玩那種東西。
啊~ 好寂寞喔~
愛玩歸愛玩,一個人去鬼屋有什麼好玩的...總不能抱著剛好走在我前面的高中男生尖叫吧? 人家會以為歐巴桑發花痴。
我要開始努力存錢,明年把老闆的書做完,要去史努比家練膽量。



images from:
Knott's Scary Farm ‧Bear-ytales.ne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weetcody 的頭像
sweetcody

kungPOWchicken

sweetco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anana
  • No subject

    粉羡慕你唷,可以去这么好玩的地方!

    同事生日,带她去看上海的杜莎夫人蜡像馆。没话讲,可以做到百分百像真人。有几个我觉得做得特别好:比尔盖兹(放的是少年时,真的粉帅。玛姐放的却是最近的样子,几乎认不出来,整个脸活像个男人!),(找不到那个广东话的字。)“亮”佬汤也做得很棒,招牌笑容完全复制。小布和安洁莉娜站在一起,小贝有两个,一个是踢球时,一个是和维多莉亚站一起,还有戴安娜王妃。老柯,其实希拉蕊这么出名,干么不把她也放进来。放老柯一人太寂寞啦!可能她的人气就是比老柯差一些吧!还有威廉王子耶,真的是很帅,旁边还放一个缎子,上面有金镂鞋,趣味十足!有几个年轻女孩和王子合照得很开心!
    135的票价有点贵,所幸有票的人可以看一个恐怖迷宫。进去里面要戴3D眼镜。设计了很多颜色鲜艳但病态的图片,我觉得画得出这种图的人蛮有才华的,它的构想应该来自精神病院。还有演员假扮病人飞奔过我们眼前,或者在铁丝网外绝望地呼喊。不太可怕,我想配合中国国情,也不可能做得太恐怖。还有头上淋满鲜血的假病人。整个就是看热闹。对这个创意予以肯定。同行的一个女游客一直不断地惊声尖叫!她的叫声为这段小小的旅程,增加了不少“乐趣”!